百鴻小說網 > 逼我重生是吧 > 第三章 好女孩與壞女孩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王安全聞言,不由一震,覺得這話很有水準。

    “一本書重新讀一遍,會有新的感悟,但不會有新的結局。”他在心中默默記下了這句話,決定讀了大學后,在適當的機會里念給別人聽。

    而且逐哥說話的時候沒看我,看向了窗外,越發顯得他媽的深沉了。

    要知道,程逐年少有為后,身邊一堆富二代和創一代都公認這貨逼氣最重。還屬于學生黨的王安全,哪吃得消他。

    但是,這句話里的信息量還是挺大的,王安全覺得程逐是不是有點心灰意冷了,看來這次是鐵了心分手了,要把結局給定死。

    他只是嘆了口氣,道:“其實蓉蓉有跟我說過,說李欣悅只是公主脾氣重,但心里還是很在意你的。”

    這讓程逐瞬間扭頭,上下打量了一下王安全,皺眉道:“是不是因為陳蓉蓉和李欣悅是好閨蜜,所以你很不想我和她分手,這樣你就更容易接近陳蓉蓉啊!”

    雖然這確實是王安全的一部分想法,但他還是虛張聲勢地大聲反駁道:“怎么可能,逐哥你心真臟!”

    “不是最好。”程逐對他道。

    他對陳蓉蓉的印象比較模糊,重生后雖然喚醒了一些記憶,但也只記得她是班里最早結婚的女同學,好像大學還沒畢業就懷孕了,然后逼著男方結婚,不然就把事情鬧大。

    后來也沒怎么接觸過她,沒多少回憶。

    他只知道她婚后好像有找王安全借錢過,但這個事情他也沒有去深入了解,因為那段時間他太忙了。

    說起來,程逐覺得重生挺奇妙的。

    他回到了少年時期,但心態還是多年后的那種心態。

    本來這個時期的他,會有兩三年較為純情的階段。

    他讀大學后和李欣悅分手了,受到了情傷。

    但那段時間,有個女同學一直很在意他,經常主動找他聊天,還時時安慰他。

    這位女同學雖然顏值上比李欣悅差點,但說話溫溫柔柔的,更重要的是腿很長。

    程逐再次墜入愛河,然后又感受了一波在愛河里窒息的滋味,結果依然很糟糕,他都不愿意去回憶。

    自那之后,程逐就有了些變化。

    他并沒有因此而害怕談戀愛,把“封心鎖愛”,或者“上岸第一劍,先斬意中人”掛在嘴邊。

    他只是心態變了,但日子照過。

    該談談,該分分。

    別把自己困住就行,也別被嚇得不敢繼續往前走。

    “各大導航app里都有一條語音,在你走錯路時,會告訴你:請在合適位置選擇掉頭,并重新規劃路線。”

    “多大點事兒啊!”

    或許正因為這樣,才讓他身邊的朋友都覺得這貨最灑脫吧。

    ……

    ……

    公交車在杭城行駛著,程逐看著窗外,覺得一切熟悉又陌生。

    “這會兒的杭城,房價都還沒后來那么夸張。”他在心中道。

    好死不死的是,公交車還路過了程逐后來買的一處樓盤,但現在這里還沒拆遷。

    “他媽的買來以后都還沒裝修好,老子住都沒住,就重生了!”程逐氣不打一處來。

    這讓他在心中定下目標,要趁著房價低的時候就買房,好好彌補一下自己。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現在是2014年,別看也就時光倒退了沒幾年,可搞錢的路子其實還真不少。”程逐開始思緒紛飛。

    就在他想著如何拼命搞錢的時候,手機卻響了一下,是李欣悅發來的微信。

    “我們這次真的徹底結束了。”這是她發來的內容。

    老套路了,程逐都看笑了。

    很多人就喜歡這樣,明明心里是想對方挽回的,但就是愛用說狠話的形式,逼對方一把,告訴他伱再不服軟就沒機會了。

    王安全很八卦地湊過來看。

    學生黨嘛,沒那么多忌諱,大學宿舍里還會有軍師一邊看微信,一邊教人該怎么回呢。

    然后,他就看到程逐快速打字,回道:“好滴。”

    短短二字,看得王安全眼睛瞪得溜圓兒。

    緊接著,就看到對話框的上方開始顯示“正在輸入”,然后“正在輸入”消失了,變成了備注名“悅悅”,然后又變成了“正在輸入”。

    反復數次后,對面只回了一句:“互刪吧。”

    程逐迅速地就把李欣悅的好友位給刪了。

    一整套動作行云流水,毫不含糊,一開始甚至是打算先拉黑再刪除,這樣的話就再也收不到對方的好友申請了。

    王安全在一旁看著,心中有一種感覺:“我怎么覺得逐哥熟練到好像老做這種事兒?”

    他愣愣出聲道:“真就刪啦?”

    “不然呢?”程逐理所當然地道。

    我都有求必應了,還要咋滴?

    王安全忍不住道:“逐哥,李欣悅那邊現在得氣死吧?”

    程逐無所謂地笑了笑,道:“其實我這樣對她,算是不錯的了。”

    “啊?”王安全聽得云里霧里。

    程逐道:“以李欣悅的性子,等她到了大學,多半會跟我分手,然后投入別人的懷抱。”

    “啊?”王安全更云里霧里了。

    “但是呢,那也是等她讀大學,跟我異地戀以后的事情了。你想想啊,其實我完全可以趁著暑假繼續和她談。”

    這樣一來,每天都有小嘴親,每天都有小腰摟。

    漫漫暑假,以他現在的段位,隨隨便便就能把她吃干抹凈,把該解鎖的都解鎖掉。

    然后,坐等異地就行。

    在有限的時間里進行資源利用啊。

    像李欣悅這種三心二意的壞女孩,說真的,程逐甚至一點心理負擔都不會有。

    當然,這一切王安全是理解不了的,程逐也沒打算讓他理解。

    他只是在這一刻,突然想到了一個知識點。

    那是某位被很多網友稱為祖師爺的家伙,所留下的一句名言。

    他雖然沒打算把這句名言給實操到李欣悅身上,但想了想后,還是決定將它記到備忘錄里,覺得它還是有一定的參考價值的。

    只見程逐打開手機備忘錄,開始打字。

    王安全在一旁看著,看到前半句時,還覺得挺正常的,甚至覺得這話真土。

    可看到后半句后,他整個人都看呆了,沖擊著他作為學生黨的懵懂內心。

    程逐寫下的祖師爺名言是:

    “好女孩別辜負,壞女孩別浪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