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鴻小說網 > 逼我重生是吧 > 第四章 命運里的風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王安全感覺自己的靈魂受到了強烈的沖擊。

    “好女孩別辜負,壞女孩別浪費?”

    逐哥居然還把它專門記到了備忘錄里?!

    公交車到站,來到了程逐和王安全所居住的小區。

    程逐瀟灑下車,王安全立刻跟上。

    小區口,二人做了分別,因為他們家在兩個不同的方向。

    “現在是下午四點,家里估計沒人。”程逐心想。

    他家是開小飯館的,叫運來飯店,就開在小區對面的那條街。

    飯店不大,只有兩間房。

    這年頭,私廚都還沒有興起,外賣行業也還在發展階段。所以這種小飯店賺的一般都是堂食的錢。

    程逐的父親程東來,便是飯店的老板兼廚師。

    總體來說,飯店的生意不算好也不算壞。

    這使得程逐在年少時期里,雖然過得跟富裕二字毫不沾邊,但也是衣食無憂的。

    老程沒多大本事,但也從沒餓著小程。

    說起來,做飯店生意還挺辛苦的,每天煙熏火燎的,偶爾還會碰到一些難搞的客人。

    “先回家換身衣服洗個澡吧,五點半再去店里吃晚飯。”程逐心想。

    回到家中后,他直接走進了衛生間,照起了鏡子。

    “這頭發怎么這么長,還燙得這么丑。”程逐有點欣賞不來。

    這年頭,好像還挺流行燙中分或者四六分的。高中一畢業,很多學生就開始放飛自我,去理發店瘋狂消費。

    “但這個完美的發際線,還真叫人懷念啊。”程逐忍不住道。

    洗澡前,程逐去衣柜里找一身換的衣服。

    他翻了半天,發現自己的長褲要么是九分褲,要么就長到能拖地。

    “喔,我想起來了,這年頭流行露腳踝。要么就穿九分褲,要么就卷褲腿。”程逐笑了。

    他依稀記得卷褲腿時,還有一種特殊的手法,可以把褲腿卷出小腳褲的感覺。

    最終,他選出了一條黑色的運動褲。

    洗完澡后,他沒急著出門,而是坐在房間里的書桌前,拿起手機,查看自己當前的所有財產。

    “一共有12312塊錢。”程逐喃喃出聲。

    高考結束后,家里的長輩們是會包紅包的。

    浙省這邊給紅包還是頗為大方的。

    但以他的家境,這些錢還是偏多了。

    主要是他外公是那種口袋里有錢的小老頭,一直覺得年紀大了,錢以后也帶不走,所以對外孫外孫女特別大方,光他一人就給了5000紅包。

    這些錢,程逐在暑假期間里已經花了一小部分了,還留有一萬多。

    “沒記錯的話,這些錢在暑假里幾乎會都給李欣悅花掉。”程逐回憶了一下。

    “從一張卡里就有六百多萬,變成全部身家只有一萬多,嘖,這落差……”程逐不由得感慨了一下。

    但強者從不抱怨環境。

    “逼我重生是吧。”程逐想著:“那不借著這個機會多掙點錢,實在是有點說不過去。”

    “一萬多的本錢,在2014年能做點什么呢?”程逐心想。

    他看了下日期,今天是7月13日,然后又上了會網,適應一下這個年代,心中很快就有了第一步計劃。

    “二十四小時內,就能把這筆錢給翻個幾倍!”

    一念至此,他覺得人如果重生了,優勢確實會很大。

    程逐不由得想起了一位被網友們戲稱為有系統在身的人物,想起了他那猶如爽文照入現實的人生。

    他便是——“雷布斯”。

    咱們雷總曾經說過一句話:“只要站在風口上,連豬都能飛起來。”

    重回少年時期,他覺得自己必須得多抓住點什么,要不然就白重生了。

    “走啊少年,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少年,去見一見命運里的風。”

    ……

    ……

    今夜,程逐便會站到自己重生后的第一個風口上。

    但在此之前,他要先去運來飯店吃晚飯。

    還別說,去飯店的路上,他竟莫名的有幾分……緊張?

    除此之外,還有興奮與期待。

    “這會兒的爸媽,可比那時候要年輕的多。”

    “小柚子也還在讀幼兒園。”

    小柚子是他的妹妹,名叫程柚,今年五歲半。

    他家是典型的重女輕男,把女兒當公主養,兒子撐死了就是個帶刀侍衛。

    來到運來飯店外,程逐深吸一口氣后,直接推門而入。

    他一進入運來飯店,就看到了正在忙活的老媽許韻。

    很多人或許都有這種感覺,那就是好像自打自己有記憶起,媽媽就是個中年婦女了。

    有多少人對于自己媽媽年輕時的長相,還能記得清清楚楚呢?

    許韻今年正好四十歲,確確實實是個中年婦女,但與程逐記憶里的模樣相比,卻又顯得更為年輕。

    “怎么了?”許韻看著愣愣的看向自己的兒子,納悶道。

    “媽,你可真年輕。不是,我的意思是你今天看著可真年輕。”程逐脫口而出般地道。

    “說什么胡話!”一向溫和的許韻,居然不由自主的板起臉了,立刻轉身快步走開,去冰箱里給兒子拿了一碗冰綠豆湯。

    這一輩的母親,會問兒子自己做的東西好不好吃,但很少會問兒子媽媽今天漂不漂亮。

    同樣,孩子也很少會夸媽媽年輕好看。

    程逐的想法很簡單,你鉚足了勁兒夸外面的女人,女人可能還會覺得你是條舔狗。可你隨便夸媽媽一句,媽媽真的會開心一整天。

    許韻今天被不合常理的兒子,夸了個措手不及。

    她隔了好一會兒才故作正常地去了衛生間里,有點不好意思地反反復復地照了照鏡子。

    起初她也沒看出什么來,可看著看著吧…….

    “好像……是有點兒?”她忍不住輕聲道,喜悅在心底里蔓延。

    另一邊,程逐在自家小飯館里裝模作樣地喝著綠豆湯,果然沒過一會兒,就有一個小腦袋從收銀臺旁鉆了出來,跟惡龍咆哮似的奶叫了一聲,想要嚇他一跳。

    程逐看著這顆小小的哪吒頭,裝作一副自己嚇死了的樣子,小女孩立刻咯咯地笑。

    他一把就將小女孩舉了起來,看著她圓嘟嘟的小肉臉,還有烏黑發亮的大眼睛,以及可愛的哪吒頭,感覺自己受到了自家妹妹的美顏暴擊。

    “小柚子今年才五歲,還是這會兒最可愛了。”程逐心想。

    他一直都很懷念這個時期的妹妹。

    現階段的妹妹程柚,也是和他最親的階段,特別特別黏他。

    后來他從杭城跑去烏城創業,先是做電商,后來又搞直播帶貨,倒是和家人聚少離多,和程柚一年都見不到幾次面。

    程逐給她來了幾下舉高高后,便把她放了下來,讓她坐在自己身邊。

    “小柚子,哥哥喂你喝幾口綠豆湯?”他開口道。

    “等一下!”程柚人小鬼大地抬起一只手。

    “怎么啦?”程逐愣了一下。

    “哥哥,我要問伱一件事情。”小女孩開口道。

    “你說你說。”程逐笑著道。

    “今天我一整天都不在家,你有沒有想我呀!”小柚子抬起頭來,揚著自己肉嘟嘟的小臉道。

    “想的呀。”程逐不假思索地道,甚至是一語雙關。

    我不是一天沒見你了,我是好多年沒見這個階段的你了。

    小柚子立刻抬起自己的小手撫了撫自己的胸口,像個小大人似的長舒了一口氣,奶聲奶氣地道:

    “那就好,我還以為只有我在飯店里偷偷地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