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鴻小說網 > 逼我重生是吧 > 第五章 搞錢第一步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妹妹簡單的一句話,程逐的心都要化了。

    媽的,我妹妹真他媽的可愛!

    如今以程逐的心態與段位,普通女人根本撩動不了他的心弦。

    可小柚子奶聲奶氣的一句話,她現在叫他去做任何事,他都會去做。

    上頭,直接他媽的上頭!

    這他媽的不得給公主殿下賺一座城堡出來?

    搞錢,這一世要更努力的搞錢!

    程逐一邊喝綠豆湯,一邊陷入了回憶。

    “仔細想想,對于小柚子,我心里還是有遺憾的。”程逐心想。

    在他的記憶里,妹妹程柚小時候是一個特別活潑,且古靈精怪的小女孩。

    可讀了初中以后,人開始變得越來越內斂,越來越內向。

    程逐后來機緣巧合才知道,她初中的時候遭到了幾個女同學的嘴臭,就因為她發育的早,寬松的校服都遮不住,就明里暗里說她騷。

    這使得小柚子開始含胸駝背,久而久之,整個人的儀態就改不回來了,人也變得越來越不自信。

    而對于女生來說,整個人的儀態與氣質,真的很重要。

    同樣一張臉,配上不同的儀態與氣質,都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這些事情,還是小柚子后來的閨蜜和他說的,氣得程逐想撕爛那幾個女生的臭嘴。

    那個女生很愛找程逐聊天,覺得自己閨蜜的親哥哥和學校里的男生根本不一樣。

    程逐后來一直有讓妹妹去上幾百塊一節課的普拉提,還有請專門的人來進行儀態矯正,可性格卻很難改變回來了。

    “以后要多留意這方面的問題。”他心想。

    一念至此,他又起身前往了飯店后廚。

    “來了?”老爸程東來看了一眼自己的兒子,不咸不淡地道。

    程家是出了名的重女輕男,程東來對女兒熱情似火,是個十足的女兒奴,對兒子一向是放養,別在外面惹禍就行。

    “爸,有沒有我能幫忙的?”他問道。

    老程同志一邊炒著辣椒炒肉,一邊略顯詫異地看了他一眼,只說了幾個字:“出去吹空調去。”

    程逐也沒堅持,乖乖地離開了廚房重地。

    老程看著兒子的背影,嘀咕了一嘴:“真是奇了怪了,這懶鬼居然會主動提幫忙?”

    程逐回到飯桌上落座后,心中則又開始盤算了起來。

    “沒記錯的話,二叔今年會來騙錢,搞得我們家家底全空了,后來幾年老程挺辛苦的。”

    “他后面身子一直不怎么好,估計就是這些年太累了。”

    這個世界對于窮人就是這樣,凡是能用錢解決的事情,都不得不用比錢更寶貴的健康、生命、時間、尊嚴……去解決。

    人吶,很多都是健康的時候拿健康換錢,生病了之后又拿錢換健康。

    好在程逐后面事業還算順利,而且特別關心爸媽的身體,老程后來身體倒是一年比一年棒了,老媽許韻也越活越年輕。

    他事業運不錯,僥幸掙錢的速度趕上了爸媽老去的速度。

    子欲養而親不待,有些人就沒這么幸運了。

    “可既然重生了,怎么著也該讓他倆過得更滋潤些吧。”程逐心想。

    搞錢,還是得以最快的速度搞錢!

    想到這里,他立刻拿起了手機,打開微信。為了第一桶金,他現在就要聯系一個人。

    此人名叫江晚舟,算是程逐除了王安全外的另一個發小。

    二人小學同班,初中同班,高中同校,可以說是一起長大的。

    晚舟這兩個字,取自“漁舟唱晚,響窮彭蠡之濱。”

    嗯,就是大家學生時期背得死去活來的《滕王閣序》。

    程逐讀書時候覺得背書很痛苦,但離開了校園后,反倒是隨著年歲的增長,明白了語文書里的這些東西,其實全是璀璨的明珠。

    他先翻了下和江晚舟的聊天記錄,回顧了一下近期的聊天內容,代入到目前的狀態里去。

    很快,他的目光就聚焦到一段信息里,那是江晚舟告訴他,他表哥新開了一家酒吧,他邀請程逐一起去坐坐。

    很多人在讀書期間,班里好像都會有個“娘娘腔”,也都會有富得流油的同學。但在程逐的青春里,這二者合一了,就是江晚舟。

    他長得男身女相,說話聲音也偏柔,動作神態也偏女性化,從里到外都透露著一股gay氣,像是個詭計多端的零。

    程逐如果熱到臉上瘋狂流汗,會直接用手抹一下。

    江晚舟則是拿起兩只小手,在臉邊上扇風,格外嬌俏。

    可就是他這樣一位疑似gay佬的家伙,卻有著一顆想要成為霸道總裁的心,你敢信?

    “哪有霸道總裁穿著黑色大衣走小碎步的啊。”程逐在心中吐槽。

    但是不得不說,江晚舟這逼是真他媽有錢。

    讀書時期就有傳言稱,他家里有一條街的店鋪。

    程逐那會兒還不信,因為他看江晚舟花錢從來也不大手大腳的,而且從不浪費糧食,也從未見他炫富過。

    他把這個小道消息告訴江晚舟時,他立刻就擺手否認了:“怎么可能!哪有這么夸張!”

   &nb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bsp; “我就說嘛!”程逐跟著笑。

    后來他才知道,江晚舟家里的確有一條街的店鋪,而他之所以否認,是因為對面的那一排店鋪不是他家的,在他的概念里,得沿街兩邊的店鋪全是他家的,才能算是有一條街的店鋪。

    像這樣充其量只能算是半條。

    自那以后,程逐開始叫他江總,他則依舊叫程逐逐哥,大家各論各的。

    說起來,有這么一位超級富二代發小,程逐的創業之路應該會輕松些才對。

    可實際上并不是。

    他和江晚舟好像沒有合伙的命。

    但分開干事業,又都會很順利。

    可以說是“分則各自牛逼,合則就是坨屎。”

    程逐后來覺得:“他陰氣太重,八成克我。”

    此刻,他直接打字道:“你上次不是說要請我去你表哥開的【酒隱】喝點?要不今晚唄。”

    瞧瞧,主動找人請客,還要自己挑時間。

    “跟誰你你你呢,叫江總。”江霸總語氣不滿,但信息卻是秒回。

    “江總!請客!”程逐發消息宰人道。

    他能理解江晚舟的滔天怨氣,因為他剛才翻了下聊天記錄,發現江晚舟在暑假里沒少約他玩,但原先的程逐重色輕友,重二弟而輕小弟,只顧著談戀愛,冷落他很久了。

    朕這就接伱出冷宮!

    除此之外,程逐還發出了晚上一起住酒店的邀請。

    原因很簡單,他今晚要搞錢搞到很晚,到時候天都亮了才回家的話,爸媽不會有好臉色,不如直接夜不歸宿,騙他們說今晚住江晚舟家里。

    至于江晚舟的家人,就很奇妙了。他們不能接受自己的兒子在外面玩到天亮才回家,但能接受他……夜不歸宿。

    像程逐這種,家里人不準他夜不歸宿,是怕他在外頭亂搞。

    像江晚舟這種,他從小到大那妖嬈模樣,家人也看在眼里,怕他這輩子都不亂搞。

    “這也多虧于現在是14年,市面上還沒那么多詭計多端的0和將計就計的1。”

    “要不然的話,社會風氣一變,江家人估計會更擔心他。”

    當然,程逐很清楚江晚舟確實不是彎的,這位基圈天菜對男人沒興趣,他只是真的天生妖嬈沒辦法。

    老媽許韻一聽程逐今晚要去江晚舟家住,本來還想多問幾句的,但今天被兒子給夸了,心情好的她也就沒多嘴。

    入夜,還沒到十點,江晚舟就開著他的奔馳大G,來接程逐。

    他倆剛高考完,就光速去了駕校,很快就考出了駕照。

    不同的是,程逐有證也沒用,他沒有車。江晚舟則是家里車太多,每天不知道開哪輛。

    這一代的奔馳大G還沒有改款,也還沒有像幾年后喜提“渣男開大G”之稱。

    這車在14年,很多人甚至都不知道它的賣價的,以為就是輛普通奔馳。

    但是還別說,老款大G的舒適度的確不怎么樣,程逐坐上去后覺得很不習慣,有幾分嫌棄。

    江晚舟這個年紀,按理說應該更喜歡他老媽的那輛白色的賓利歐陸跑車才對。

    但別忘了,他雖然gay里gay氣的,但有著一顆想當霸道總裁的心,所以連車都喜歡偏霸氣一點的。

    程逐上車后,用力關上車門,聽著奔馳大G特有的宛如子彈上膛般的關門聲。

    “好久不見,江總!”程逐發自內心地道。

    “你還知道好久不見?”江晚舟給他來了一記化骨綿掌,在他左臂上拍了一下。

    說完,他還略帶酸溜溜地道:“逐哥今天怎么不去約會啦?”

    程逐這才回憶起來,自己和李欣悅談戀愛時,江晚舟是堅持反對的,他一直覺得李欣悅這人不咋樣,但程逐全當耳旁風。

    “分手了。”程逐道。

    “什么!?”江晚舟大驚,右手不停地拍程逐的肩膀,表情逐漸驚喜。

    “你他媽能不能先好好開車!”程逐對這個駕駛小白感到驚慌。

    “所以你是被甩了才想到找我買醉,談戀愛的時候連晚飯時間都約不到,要給我排檔期。”江晚舟酸溜溜地道。

    “被甩你個頭!你能不能別那么愛爭寵啊?”程逐白了他一眼,沒好氣道:“你看霸道總裁文的時候,代入的究竟是哪一邊啊?”

    “你在這放什么臭屁啦~”江晚舟怒了。

    程逐這才發現,他今天還特地戴了一副金絲眼鏡。

    只可惜霸總味道依舊沒有襯托出來,反倒更像是個斯文小受了。

    程逐不再逗他,言歸正傳道:“江總,你表哥開的這家酒吧,生意怎么樣?”

    “之前不大行,但最近很好啊,世界杯嘛,客人一下子就變多了,都在喝酒看足球。我表哥他自己也是資深球迷,上次還問我要不要買球,幫我下注個一千塊玩玩。”

    程逐因為一些原因,前世也有接觸過江晚舟的表哥,人挺豪爽的,是個很愛面子,超愛裝逼的富二代。

    他看似漫不經心,實則心中早有規劃地道:“是么,那能讓他幫我買點嗎?”

    “行啊,你到時候加他個微信,轉賬給他就行了,他一直跟我說他那買球的賠率,比體彩高。”江晚舟道。

    說完,江晚舟還來了點興致,問道:“你打算買幾百啊?本總裁也陪你一起玩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