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鴻小說網 > 逼我重生是吧 > 第八章 暖字訣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沈家很有錢,不比江晚舟家差。

    沈明朗作為一個富二代,隨便開個小酒吧,就投了兩百多萬。

    他買球五萬五萬的買,在自己的圈子里,其實算買的少了。

    小賭怡情嘛。

    在他身邊,有些賭狗一場比賽大幾十萬的在買,甚至更多的都有!

    要的就是個刺激!

    這個程逐是表弟江晚舟的朋友,沈明朗不知道他的底細,但聽他的談吐,以及那自在隨意的模樣,他本能地覺得,這個穿衣樸素的“新表弟”,家里應該是有點東西的。

    人與人相處,氣場這東西是很明顯的。

    別看程逐一口一個表哥,可大家聊天時,真的就像是朋友一樣在聊。

    有錢人家的孩子,高中剛畢業,考了大學,怕是收到了不少紅包。拿出一萬多塊錢來玩玩,倒也不稀奇。

    可是,花一萬二買比分,而且還只買一個比分,而且買的還是0:0,那性質就完全不一樣了!

    像他們這類人,如果買比分的話,不會只買一個比分。

    畢竟這么高的賠率擺在這兒,多買幾個比分,只要中一個,那就是賺!

    像程逐這樣,風險太高了。

    買一萬二德國贏,沈明朗絲毫不會驚訝。

    可買一萬二的0:0,沈明朗都會忍不住跟這個預備役大學生再確認一遍。

    “嗯,就買一萬二。”程逐道。

    說真的,他只恨自己身上就這么點錢。

    他媽的,前幾天給李欣悅買情侶鞋還花了一千多。

    這花出去的是一千多嗎?不!以七點五的賠率來看,那花出去的是近一萬!

    在程逐的記憶里,14年世界杯的總決賽,最終比分是1:0。

    但德國是在加時賽進球的,買球時,看的只是常規時間內的比分,常規時間里,比分就是0:0。

    也就是說,他不能買1:0,就該買0:0,否則是算輸錢的。

    這一年,賭狗們可以說是人都輸沒了!買比分的人,幾乎都輸錢。

    說起來,他14年還沒開始看世界杯,后來的世界杯倒是全看了。

    這使得他對于14年的世界杯,有比分印象的比賽只有兩場。

    這兩場比賽,賽事解說在后來的世界杯里,還經常掛在嘴邊,時常會提起。

    其中一場,是已經結束了的德國vs巴西。

    這一場比賽很夸張,居然踢出了個7:1!

    那一年,有一條新聞非常有名,說的是荷蘭有一個醉漢,在喝醉酒后,花了200歐元買了7:1,賠率是6500倍!

    蕪湖,起飛!

    新聞是真是假,程逐也搞不清楚。

    在國內也不可能會有這么夸張的賠率。

    他只知道自己這次重生晚了幾天,如果重生在這場比賽之前,哪怕自己的本金只有一萬二,哪怕國內7:1的賠率沒那么夸張,也能原地起飛,瞬間化身小富翁。

    本金一足,以后做很多事情一下子就方便了!

    只可惜啊,他現在只趕得上世界杯的總決賽了。

    “無所吊謂,慢慢搞,風口多得是。”程逐心想。

    對于他這位重生者而言,他早已經知道結果了。這都不能算是賭了,只能說是在撈偏財。

    說起來,他也想多點本金押比分來著。

    但時間太趕了。

    江晚舟這貨肯定小金庫里很滿。

    可是程逐了解這貨。

    他絕對會借程逐錢,但前提是他一定會弄清楚程逐借錢是干嘛用的,甚至會看著他把錢用掉。

    這和每個人的性格有關系,程逐心里清楚,江晚舟這樣其實也是一種關心。

    而他之所以在江晚舟去上廁所時,才叫沈明朗幫忙買球,也是因為不方便當著他的面買。

    沈明朗不知道程逐的家庭情況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家庭情況,江晚舟是知道的。

    他如果聽到程逐花一萬二買比分,第一反應絕對是嬌斥道:“程逐你瘋了啦!”

    江晚舟絕對會進行阻止,然后給他來幾下化骨綿掌。

    因此,程逐要在他上廁所期間把一切都給搞定。

    “說起來,還是因為沈明朗這里買球賠率高,而且是目前能想到的最合適的買球人選,不然都沒必要一起來酒吧。”程逐在心中想著。

    至于江晚舟知道此事后的反應,他會想辦法解決,謊話他都已經編好了。

    騙兄弟,他很有信心!

    此刻,沈明朗操作的也很快,沒多久就幫程逐買好了。

    在這個過程中,他也有勸程逐兩句,讓他分散一下,別只買一個比分,但程逐沒聽。

    沈卿寧坐在一旁,自始至終一句話都沒說。

    她看著眼前這位眉角天生微微上揚的少年,想著他搞這些,是不是因為受了隔壁桌那個男生的刺激?

    他買2000輸贏,你就買一萬二的比分?

    “幼稚。”沈卿寧在心中道。

    但她這個人生性清冷,如果是江晚舟這樣做,她可能還會說上幾句。可做這個事情的是程逐,那么她就只會在一旁看著,并且對這人的印象開始變得不是特別好。

    賭性重,而且不明智,做法也幼稚。

    果然,這個年紀的男生,滿腦子都是情情愛愛,爭風吃醋。

    在她的印象里,自己的哥哥沈明朗也是這樣,她聽人說過,沈明朗去夜店碰到了情敵,對面點了一套黑桃A,他就會直接點三套。

    沈卿寧看了程逐一眼,越發覺得今天這趟酒吧之行,實在是有點無聊。

    ……

    ……

    酒隱里,沈明朗說話聲音比較大,畢竟這是自己的店,所以他的每一句話,李欣悅那邊都能聽得清清楚楚。

    倒是程逐講話就用正常的音量,她們那邊聽得比較模糊。

    因此,李欣悅等人也只聽清了沈明朗幫程逐下注了一萬二,但沒搞清楚他買的是啥。

    只不過,光是一萬二這個數字就足夠了。

    這讓李睿突然覺得自己的兩千塊有點丟人。

    “程逐吹牛的吧?真押一萬二啊?”陳蓉蓉小聲道。

    “神經病吧,他哪來這么多錢。”李欣悅皺眉。

    以她對程逐的了解,他應該做不出這種事情來。

    她覺得應該是沒聽清楚內容,漏掉了點信息。

    反倒是李睿一聽,覺得要再度表現一下自己的財力。程逐不行,但我可以啊。

    他直接給自己的堂哥發微信,讓他那邊幫自己買。

    買完后,他才道:“我剛和我堂哥分析了一下,覺得阿根廷肯定贏,就又買了一萬。”

    “啊?”陳蓉蓉驚了,李欣悅也抬起頭來看向李睿。

    李睿其實不懂球,他平日里幾乎也不關注足球的。

    而且實際上這東西吧,懂不懂其實也不一定重要。

    哪屆世界杯還沒幾個爆冷?

    像德國和巴西那場,誰事先想到過會踢出個逆天的7:1?

    李睿沉聲道:“阿根廷有梅西,穩的。”

    確切地說,他其實就認得個梅西。

    “你們要不要也買點玩玩?”李睿道。

    陳蓉蓉很有興致,表示自己要買個五百,還叫李欣悅也一起。

    李欣悅對于足球沒有任何的興趣,但架不住閨蜜在一旁嗶嗶。而且程逐那邊也不知道是什么個情況,使得她鬼使神差地也買了五百阿根廷贏。

    李睿心里都想好了,如果阿根廷贏了,那就給李欣悅轉錢,如果阿根廷輸了,那就說自己和堂哥溝通時沒溝通好,操作失誤了,沒買進去。

    “反正不能讓欣悅輸錢,影響了和我出來玩的心情。”

    狗聽到了都得叫幾聲:“暖啊,他真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