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鴻小說網 > 逼我重生是吧 > 第十八章 資源共享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最終,沈卿寧沒有答應林鹿的留宿邀請,開車回自己家去了。

    晚上大概十點鐘的時候,由于酒吧生意確實一般,百無聊賴地沈明朗開始在群里主動發出信息:“弟弟妹妹們,都安全到家沒?”

    江晚舟最愛懟他了,直接道:“這都一個多小時了你才問,你還真會關心人,我都快開到魔都了。”

    程逐看著微信,咧嘴一笑。

    一個群,氣氛活躍很重要,還好有他們兩個氣氛組,完全不需要自己親自下場去調動氣氛。

    林鹿性子比較活潑,沒沈卿寧那么端著,她肯定會加入群聊的。

    一切正如程逐所料。

    就這樣,大家在群里嘻嘻哈哈地聊天,有一搭沒一搭的,聊了一個多小時。

    “作為重生者,那就要凡事都快人一步。”這是程逐對自己的個人要求。

    “這大學可要讀好多年。”

    這不,都還沒開學呢,他就快人一步的接觸起美女學姐這樣的好資源了。

    當然,他也在反復告誡自己:“千萬不要被林鹿可愛的外表所迷惑!”

    “誰能想到,這樣甜美外表下,竟藏著極其可怕的……身材!”

    男人啊,就是一種很奇妙的生物,可能會暈裸眼3D,但絕不會暈36D。

    “我還在青春期的長身體階段,大學四年,可不能斷奶。”

    ……

    ……

    有天聊的日子,時間總是過得飛快。

    沈明朗并不知道,自己這位新認的表弟,不僅在和他群聊,還在和他的員工調酒師葉子每天私聊。

    通過葉子的嘴巴,程逐已經知道酒隱這家店最近生意不咋樣,世界杯結束后就開始走下坡路。

    作為賺取分成費用的調酒師,葉子也有了經濟上的壓力。

    她明里暗里都有在和程逐表露一點——我很缺錢,我要賺錢。

    程逐心中清楚,很多做夜場的妹子,身上都是背著貸款的。

    至于年紀輕輕為什么會有貸款,那原因就多了。

    “比如整個容啊,或者隆個胸啊。”他心想。

    男人可能會不理解,真有這么多這樣的人?

    事實上就是真有,而且非常多,貸款整容甚至已經形成一條產業鏈了。

    “說起來,男女之間聊天,如果女方愿意在你面前展露自己的需求,那其實是一個不錯的信號。”程逐在心中道。

    但他對葉子沒有多余的想法,也不可能在她身上浪費錢,他還要留著錢生錢呢。

    不過呢,程逐樂于見到她缺錢。

    要知道,既然要做電商,那就肯定要拍產品圖。

    做服裝行業的,那就需要模特。

    “仔細想想,葉子還挺合適的。”程逐已經不滿足于讓她給自己拍買家秀了。

    ——男人,你的名字叫貪婪!

    當然,到時候葉子如果不愿意接這活兒也沒事,她那資源多,肯定能給自己介紹到合適的人選。

    “咱們這種QQ類產品,找模特不好找,而且收費會比正常服裝類產品要高。”

    “但其實就是拍點圖,圖還可以P,是不是專業的都不要緊。”

    “他媽的就不該走正常渠道,多花冤枉錢。”

    像他現在這樣操作,就挺好。

    把手機放入口袋里,程逐就準備去運來飯店了。

    現在還沒到飯點,他不是去吃飯的,是去陪小柚子看《巴啦啦小魔仙》的。

    “昨天那集劇情斷的好啊,他媽的!”他在心里罵罵咧咧的。

    一路上,他只覺得今年夏天真寄吧熱!幾步路就走的滿頭大汗。

    等他到了飯店后,人都傻了。

    現在還不是飯點,老程同志也沒在廚房里忙活,而是坐在餐椅上用勺子挖著半個冰鎮西瓜。

    他和許韻老夫老妻了,還你吃幾口我吃幾口的,膩得很。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得很。

    “我靠,吃西瓜沒人叫我?”程逐在心中大吼。

    沒有冰鎮西瓜的夏天,是不完整的。

    而且他們一家人都認為,西瓜要用勺子挖著吃,才是最好吃的。

    當然,對于吃西瓜爸媽不喊自己,程逐早已經習慣了。

    強調過很多遍了,小柚子是當公主養的,程逐撐死了就是個帶刀侍衛。

    咋滴,你個保安隊長事兒還挺多啊?

    老程同志和老媽許韻見兒子進店了,理都沒理。

    程逐自然而然地就把目光落在了妹妹身上。

    小柚子正盤膝坐在椅子上,將半個小西瓜架在白嫩嫩的腿里,小手則拿著一個大勺子,一個勁的挖西瓜,然后把挖出來的西瓜塊兒,給放入一個大碗里。

    她見程逐來了,立刻把架著的半個西瓜給放到桌子上,然后雙手抬起大碗,高舉過頭頂,還給自己配音:“鐺鐺!”

    “哥哥伱來啦,西瓜給你吃,我挖了好久的!”

    程逐的家庭地位確實他媽的最低,但他有時候就是有這樣的特權。

    ——小柚子公主殿下賜予的特權。

    他低頭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那半個西瓜,心中道:“挖的還都是中間那一部分啊,把最甜的都挖出來了。”

    程逐沒有拒絕,真的就吃起了碗里的部分,沒有去吃半個西瓜里剩余的那些。

    他很清楚,不要拒絕小孩子的好意,她年紀還小,不懂你是為她好,她只會偷偷地傷心。

    冰冰涼涼的冰鎮西瓜下肚,程逐看了眼烈陽高照的屋外,他突然覺得這個夏季也沒那么熱了。

    他本來還想著這種天氣去灌云縣找貨源,簡直不是人干的活兒。

    現在他想著這也沒啥,大不了回家了再吃一次冰鎮西瓜。

    電視機里,又開始播放起了《巴啦啦小魔仙》。

    每次魔仙變身時,小柚子都會激動地站起來手舞足蹈,仿佛自己也會變身一樣。

    程逐一個一米八二的校霸臉痞男,就會在邊上很大聲地給妹妹配音:“巴啦啦能量!沙羅沙羅,小魔仙,全身變!”

    老程和許韻一臉震驚地看著傻兒子,忍不住輕聲嘀咕:“他以前好像也沒這樣啊?”

    殊不知現在的程逐,完全不在乎他人的目光,他只在乎小柚子笑得燦不燦爛。

    ……

    ……

    入夜,程逐回到家里后,就給王安全發了微信。

    “明天我們就出發去灌云。”

    “收到!”王安全秒回,倍感期待。

    畢竟逐哥說了,那里是男人的天堂。

    這一夜,王安全這位身子骨結實,臉上還有著一點青春痘的少年,有點小失眠,睡著后,還做了一連串年少輕狂的夢。

    第二天,在炎炎夏日中,兩個少年帶著行李,坐上了動車。

    剛在座位上坐下,程逐就看到王安全拿著手機,樂呵樂呵地打字,嘴角都快咧到耳根子了。

    “和誰聊天這么開心?”程逐皺眉,心中有了猜測。

    “和蓉蓉啊,逐哥,我感覺我可能要和陳蓉蓉談戀愛了。”王安全道。

    “呵,裝GPS了嗎?清楚自己的定位嗎?”程逐笑了一聲。

    “逐哥,什么意思,我有點沒聽懂?”王安全迷糊道。

    “不重要,我就問你,是什么讓你產生了這種感覺?”

    “我們這幾天聊得很好,她之前都不會主動找我的,這幾天總找我,剛剛還問我上車了嗎?嘿嘿。”他露出了一抹笑容,已經開始覺得甜了。

    “你前幾天不是還跟我說,陳蓉蓉對你若即若離,忽冷忽熱的,有時候能聊得好好的,有時候發微信過去大半天都不會回。”

    “是……是有點啦。”王安全道。

    程逐看著窗外,語氣輕飄飄的,話語卻重重地擊在了王安全的內心上:

    “洗澡的時候,水溫變得忽冷忽熱,你知道的,這是有人跟你共用水資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