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鴻小說網 > 逼我重生是吧 > 第二十章 就你小子還不服氣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王安全一直都挺聽程逐的話的,是個靠譜的小老弟。

    但是,不管怎么說,人都是一個獨立的個體。

    你喊他做事,他可能會照辦。你教他做人,他不一定一下子就能聽得進去。

    他一直挺佩服程逐的,因為他覺得程逐從小身上就有股說不上來的勁兒。

    逐哥這人做事情比較野,性子也渾不吝。

    但是,說到情場,逐哥你也才談了場初戀啊,而且結局也沒有特別好。

    雖然你表現得很灑脫,拿得起也放得下,但還是缺少點說服力。

    因此,王安全心里還是有點不服氣的。

    可基于對帶頭大哥的一向尊重,王安全并沒有直接反駁,免得拉了程逐的面子。

    他只是開始轉移話題,問起了這一次去灌云縣的行程安排,以及具體是去干嘛的。

    程逐聽得出來他不想聊陳蓉蓉了,對此,他也樂于省點口舌。

    青春期的男生多少都有點小叛逆,哪是三言兩語就能拋下自己青澀的愛情的?

    都是愛情里的頭鐵娃啦。

    對于這個事情,他只需要多留個心眼就行。

    于他而言,這事兒好辦。

    大不了犧牲一下自己,然后找機會讓王安全好好看看,那陳蓉蓉是怎么舔你逐哥的。

    他一下子就會醒悟過來,可能還會成長一波。

    當然,前提是他知道王安全不是那種不知好歹的人。有的人是真的不知好歹,腦子里也拎不清的,他不會因此厭惡那個女孩,他會選擇恨自己兄弟。

    程逐用嘴里的泡泡糖吹了個泡,然后才道:“我們這次去考察的是灌云縣的‘土特產’。”

    話說回來,江晚舟得知程逐今天就要出趟遠門的時候,還特地跟他提了一嘴:“回來記得給我帶點土特產哈。”

    程逐一口就答應了下來,但又怕給他打開新世界的女裝大門,于是補充一句:“答應我,要學會與人分享,和她人一起食用。”

    搞的江晚舟聽得一愣一愣的。

    此刻,王安全納悶道:“是吃的?”

    程逐也不賣關子了,輕聲道:“是QQ內衣。”

    簡單的幾個字,卻讓王安全的腦子里產生了宇宙大爆炸。

    他這會兒的感覺,就像是人坐在動車里,靈魂在動車外。

    “我……我靠!”他人都驚麻了。

    一直覺得逐哥做事情野得很,但沒想到他這么野!

    對于王安全這種女孩子的手都沒有牽過,按摩也沒去過的青春期少年而言,這玩意兒太禁忌了,距離自己也太遠了。

    這類人對這類產品的印象,可能還停留在電腦硬盤里的那幾位老師身上。

    王安全突然覺得這一趟灌云之行,很他媽牛逼,甚至有點兒傳奇。

    ……

    ……

    炎炎夏日,在太陽的暴曬下,程逐帶著王安全幾經周轉,終于來到了目的地。

    他此行準備先去考察三家工廠。

    這三家工廠,都是他在網上精挑細選出來的。

    現在是14年,有些與時俱進的廠家,已經知道依靠互聯網做生意了。

    而有些固步自封的,還玩著老一套的廠家模式。

    相對而言,程逐更愿意與那些能接受新鮮事物的廠家合作。

    “現在還是14年,很多廠家根本不愿意做【一件代發】的生意。”

    “但我需要這項服務,這可以大大縮減成本。”

    一路上,王安全都很激動,講話的時候都有點面紅耳赤了。

    但眼看著快到第一家工廠了,他開始莫名的覺得很緊張,非常緊張。

    明明他就是個跟班,就是來打打下手的,但卻覺得身子都有點僵硬,手心還開始冒汗。

    程逐能察覺到王安全的異樣,對此倒是不以為意。

    現在的很多學生,被家里人保護的太好了。

    別說是自己出來談生意了,就是去菜市場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菜市場買個菜,或者去店里買點東西,還價都不敢還。

    甚至有些人,更是直接變得有點社恐,連基本的社交能力都丟了。

    你去看大學開學的時候,如果要上臺自我介紹的話,有多少是大大方方的?

    連介紹自己都做不到,那就更別提是和人談生意,對外進行輸出了。

    他坐在后座,瞄了一眼坐在副駕駛的程逐。

    一根煙的功夫,程逐已經和出租車師傅聊得很熟了,把灌云的很多情況都給摸透了。

    要知道,出租車師傅可是很好的情報資源啊,得利用起來。

    王安全的心中,滋生出了不少自嘆不如的情緒,對程逐又多了點小崇拜。

    車子開到工廠門口,這家廠不大,連門衛都沒有。

    出租車師傅問道:“停這里還是開進去?”

    “開進去。”程逐直接道。

    天氣他媽的這么熱,這么幾步路他都嫌曬。

    更何況他是來進貨的,是金主爸爸,那就要拿出金主爸爸的派頭來。

    伱花錢買東西都畏畏縮縮的,別人不宰你宰誰?

    二人下車后,王安全先是張望了一下,然后就不敢往里看了,只敢偷瞄。

    工廠里,工人正在干活呢。

    你可以看到一些半成品,也可以看到一些成品。

    王安全這邊連看都不敢看,程逐已經在里頭瞎逛了,而且是……直接上手了。

    “逐哥怎么直接拿起來看了,還看那么仔細!不是,他在搓什么啊?”王安全已經開始覺得尷尬了。

    只見程逐正在拿手搓著布料,感受著材質的手感。

    就他這樣,很難不吸引廠里人的注意。

    一個中年男子立刻走了過來,并認真打量了一下程逐。

    沒辦法,這個小年輕行為舉止頗為古怪,最主要的是——他長得流里流氣的!

    “這年頭治安也還不錯的呀,總不會是來搞事情的流氓吧?”

    “還有他那個同伙,站在外頭也不進來,塊頭看著挺結實,而且老瞄這瞄那的,跟把風的似的。”

    “什么事?”中年男子走過去道,態度并沒有特別熱情。

    程逐對此倒也不意外,畢竟自己太年輕了。他放下手里這件被自己嫌棄過于老土的產品,問道:“老板?”

    “對。”

    “我來看看貨,我前幾天給你打過電話,有沒有印象?”程逐道。

    說起來,三家工廠里,有一家的電話沒打通,而且他有點忘記是哪家沒接電話了。

    但是管他呢,反正話就這么說。

    中年男子聞言,微微一愣。但看他那流里流氣的樣子,又很符合他對這個年齡段的客戶群體的想象。

    不知道為什么,感覺他看著就像是會用咱們這種產品的人。

    “零賣貴一些的哈。”老板直接道。

    “我搞電商的。”程逐也直接道。

    王安全站在外頭暴曬,直到程逐看不下去了,沖他招手,叫他站陰涼的地方來。

    等到王安全屁顛屁顛地跑過去時,他的逐哥已經和工廠的老板站在門外陰涼處抽煙了。

    做服裝的,廠里頭禁煙的。

    程逐這會兒一邊吞云吐霧,一邊給廠老板畫餅,各種還價。

    “小兄弟,我們利潤沒有那么高的,你這樣子還,這一單沒有搞頭的。”廠老板吸了口煙,一副很為難的樣子。

    “而且你也看到了,我們的貨質量都很好的,一分錢一分貨嘛。”廠老板用夾著香煙的手,往里指了指。

    程逐卻擺了擺手道:“我不要質量好,我要質感好。”

    “他媽的質量太好沒有用,前段時間就有客人給我店鋪留了個差評,說怎么撕都撕不爛。你說他媽的有病不有病?”程逐一邊佯怒,一邊瞎掰。

    廠老板看了他一眼,這下子是真信了,這年輕人居然真是個有經驗的QQ電商人。

    王安全站在一旁,感覺這抽煙的二位是不是都在往自己的臉上吐煙,我他媽怎么聽得云里霧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