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鴻小說網 > 逼我重生是吧 > 第二十四章 送你個禮物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到了小區口,同住一個小區的程逐和王安全相互道別。

    回到家里后,程逐第一時間就把自己從灌云帶回來的“土特產”給藏好了。

    要是被家里人給發現了這玩意兒,那可解釋不清楚。

    是的,程逐暫時也沒打算告訴爸媽,自己要做電商,然后賣QQ用品。

    這樣能少挨幾頓打。

    “我辛辛苦苦被老程養大,我還能不懂他?”程逐心想。

    入夜,運來飯店關門后,老程和許韻才帶著小柚子回家。

    幾天沒見到哥哥了,程柚變得越發黏人了。

    今天,她沒有扎哪吒頭,頭發全部散開,隨意的披散著。

    程逐拿自己的大手隨便揉了兩下,把頭發給揉亂后,小丫頭立刻自己把頭發整理了一下,已經有點臭美了。

    “該去刷牙洗臉啦。”程逐看了下時間,對她道。

    “哥哥,今天可以給我講睡前故事嗎?”程柚抬起頭來,圓溜溜的大眼睛盯著程逐,有點像是一只討要零食的小寵物,眼神里寫滿了“拜托拜托”。

    “很難拒絕啊。”程逐心想,然后道:“可以。”

    “耶!”小柚子站了起來,雙手舉過頭頂歡呼,然后就準備跑往衛生間。

    “穿拖鞋。”程逐道。

    “噢!”她乖巧地折了回來,小腳丫子穿上卡通拖鞋,啪嗒啪嗒地往衛生間快速走去。

    “刷牙不能應付啊!”程逐還不忘大聲叮囑了一句。

    洗漱完畢后,小柚子自己跳上了房間里的小床,自己把臺燈給調到最暗,自己給自己蓋好空調被,然后乖乖躺下,用滿懷期待的眼神看向程逐,做好了收聽睡前故事前的一切準備工作。

    “都要六歲的人了,還要聽睡前故事。”程逐捏了捏她的小臉,然后開始講述起來。

    他講的故事是一個惡搞故事的改編版。

    “一位國王要給王子殿下挑選一位公主,但他有個很奇怪的要求,公主體重必須不多不少一百斤。

    然后有一位公主就去了,但她一量,體重差一點點。

    回家的路上她遇到了一位小精靈,小精靈給她出了個法子,說自己可以藏她耳朵里然后施法,這樣就能剛好一百斤。

    公主滿懷期待的又去找國王,稱了一下體重,果然一百斤。最后由于太激動了,把小精靈給抖出來了。”

    聽到這里,小柚子緊張到長長的眼睫毛都顫抖了一下,小手緊緊地抓著被子。

    “國王立刻大怒,問道:你是誰?你躲在她耳朵里做什么!”程逐講得繪聲繪色。

    “小精靈對國王說……”他還故意停頓了一下,然后湊到一臉緊張的小柚子的耳朵旁,輕聲道:“我在給小公主講故事呀!”

    聽懂了的小柚子笑得特別開心,殊不知這個故事的原版是講小蝦米和小烏龜的。

    程逐專門有講給江晚舟聽過,講的是龍王挑女婿,一只烏龜去了,體重不達標,然后小蝦米就躲進了烏龜的身上,給他增重。

    故事的最后一句話自然而然就變成了:“我在給小王八講故事。”

    江晚舟聽完后,氣得白眼狂翻,翹著蘭花指,一個勁的指著程逐:“你再說一遍!你有本事再說一遍!”

    ……

    ……

    在把妹妹給哄睡著后,程逐躡手躡腳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他在網上把拍照的酒店給訂了。

    到了約定的時間,他帶上樣品,大下午的就出門了。

  &n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nbsp;  嗯,他真的沒帶上王安全。

    “他還小,又是個讀書人,這么社會的事情,就讓我一人承擔吧。”

    說好了不帶你,那就真的不帶你,伱不會以為我在跟你嘻嘻哈哈吧?

    由于葉子晚上還得去沈明朗的酒吧里上班,所以拍攝時間只能是下午兩點到晚上七點這個區間里。

    不過足足五個小時,夠夠的了。

    為了拍攝場景足夠充足,程逐還特地訂了一個套房,也算是下了血本。

    葉子一進入房間,就忍不住道:“這么豪華?就拿來拍照,你晚上不睡這里?”

    她今天明顯還精心打扮過,妝容比平日里去上班時還要精致。而且還帶了一個大包,也不知道里面裝了什么。

    “一個人有什么好留宿在外面的,我還是更喜歡家里的床。”程逐聳了聳肩,道:“你想睡這兒的話,拍完了你把房卡拿走。”

    “行啊。”葉子還挺開心的,這樣她晚上可以拍點自拍發朋友圈。

    她這種做夜場的,通常會去離家鄉比較遠的外地上班,有些人還會有兩個微信號。

    其中一個是工作號,用來搞業績,朋友圈里無所不用其極,各種找冤大頭來消費。

    另一個是生活號,用來展現自己美好且精致的生活,主打一個歲月靜好。

    程逐對此無比了解,只是笑著道:“那模特費用能不能打個折?”

    葉子理都沒理他,自顧自地打開了自己帶來的包包,從里面取出了各式各樣的口紅,還有補妝的粉餅、陰影、高光,以及卷發棒等工具。

    “嘖,不愧是以前干過模特的人啊,整得還挺專業。”程逐夸贊。

    然后,他就看到了包包里還有一些東西,忍不住道:“你怎么還帶了卸妝油和洗面奶,護膚品也帶了,嚯,手機充電器也有啊?啥意思啊你?”

    這些可都是典型的在外過夜的裝備。

    葉子聽著他的調侃,倒也不害羞,反倒回擊道:“你也不愧是以前干過模特的人,觀察得還挺細,懂得還挺多,老板,你說我是什么意思呢?”

    說完,她還加大火力,道:“小帥哥,幫姐姐拿點喝的唄,不要礦泉水,要房間小冰柜里的冷飲。”

    她說冷飲二字時,還故意眨了眨眼睛。

    帶了過夜的裝備,身體也能喝冰的,有備而來啊。

    只可惜,程逐的表現讓她失望了,她沒有在他臉上看到絲毫小男生的羞臊,反而催促道:“抓緊時間,咱們雖然說好了按小時收費,但閑聊的時間不算哈。”

    葉子臉上擺出一個無語的表情,拿起程逐帶來的樣品,問道:“先拍哪個?”

    “秘書。”程逐說出了款式。

    拍攝需要磨合,最好還是從用料較多的拍起,循序漸進。

    葉子點了點頭,剛準備起身前往衛生間換裝,就忍不住用兩根手指頭輕輕提起了一件產品。

    與其說它是一件衣服,不如說它就是幾根繩子。

    “不是吧,先前可沒說好有這種啊,這種我不拍的。”葉子道。

    程逐坐在沙發上,點燃了一根香煙,然后翹著二郎腿道:“我這人說話一向算話,這款本來就不拍。”

    “那你還帶來?”葉子覺得他口是心非。

    他翹著二郎腿往沙發上一靠,咧嘴一笑:“初次合作,權當送你的見面禮。”

    “小小薄禮,不成敬意。”程逐故意把它帶來,用它試探了一下葉子的拍攝底線后,開口道。

    葉子兩根手指輕輕拎著它,然后又輕輕地放下,撇了撇嘴,嘴里念叨著:“是挺薄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