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鴻小說網 > 逼我重生是吧 > 第二十八章 攻擊性極強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今天,沈卿寧和林鹿打扮得都很漂亮。

    沈卿寧這位清冷美女似乎鐘情于黑色系的衣服,她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短袖上衣,衣領卻是白色的,領口下面還有白色的雪紡作為裝飾。

    這件上衣是短款,但她卻沒有露出自己那盈盈一握的絕美腰肢,而是選擇了穿一條白色的高腰闊腿褲。

    實際上,并不是說你穿得越緊身,就會越顯腿長。

    對于她這種有著逆天長腿的腿精而言,這種高腰闊腿褲,反倒更能凸顯出比例。

    除此之外,沈卿寧也沒有戴太多的配飾,只在左手手腕上戴了一條梵克雅寶的手鏈。

    但不得不說,由于她是天生的冷白皮,所以她的皮膚會把任何配飾都襯托得更閃耀,像是能增添一抹亮度似的。

    至于站在沈卿寧身旁的林鹿,則穿著一條Miu Miu的米白色連衣裙。

    這個偏少女風的品牌,確實異常適合她。

    她腳上穿著同品牌的白色瑪麗珍鞋,是珍珠款的,鞋面上有金屬鏈條,鞋扣上則嵌有顯眼的珍珠。

    “這種瑪麗珍鞋子,確實就該配白襪。”程逐在心中做出了評價。

    四人一起走入包廂,很快就引起了眾人的注意力。

    程逐看了一下,包廂里以男性居多,加上沈明朗已經有5個男的入座了。

    女性只有兩位,都有點網紅臉,其中一個還坐在沈明朗的身邊,應該是他今日的女伴了。

    事實上,她還真是個小網紅。

    “來啦?”沈明朗起身,很狗腿地給沈卿寧拉開椅子,請她入座。

    他今天雖然是壽星,身份地位最高,可有的東西早就養成習慣了。

    沈卿寧坐下后,還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那位小網紅。

    這個在微博有著幾萬粉絲,每天都有舔狗發私信的女人,竟不敢與她四目相對,默默地錯開了目光。

    這位小網紅打扮得還挺名媛的,但假名媛遇到了真千金,還是純被氣場壓制了。

    沈明朗很熱情地給大家互作介紹。

    介紹到林鹿的時候,在場的男性注意力是最集中的。

    他們和沈明朗認識很久了,知道沒機會做他妹夫。

    但這個新來的妹子,長得真他媽甜啊!

    大家一聽她還是個聲優,一下子更來勁了。

    聲線百變的女人,妙啊!

    再一聽,她還是沈卿寧的閨蜜兼校友,那不是等于還是個女大學生?

    臥槽!天菜,這絕對是天菜!

    程逐看著這些人的表情,總感覺自己耳邊已經傳來狼嚎了:“嗷嗚嗷嗚——”

    于是乎,他直接一屁股坐在了林鹿的身邊,江晚舟則只好坐在他的另一邊。

    沈明朗笑著走到二人身后,給大家介紹起來。

    他先是拍了拍江晚舟的肩膀,道:“小江總,我就不多做介紹了,他這人沒啥意思。”

    江晚舟把他的手掌從自己的肩膀上拍開,默默地翻了個白眼。

    沈明朗開始著重介紹起了程逐,道:“至于這位,則是我最親的表弟,就是我跟你們說過的那個世界杯決賽,買了0:0的那個表弟!”

    “牛逼啊,媽的,我現在想想還是覺得牛逼!”沈明朗道。

    眾人的目光匯聚到程逐身上,由于他和林鹿一起進來,而且就坐在她的身邊,所以有點搞不清楚他倆的關系。

    可如果是程逐,他就會通過這兩人帶了幾份生日禮物,來進行分析。

    如果是情侶,其實一起帶一份生日禮物就行了,畢竟聽這位壽星剛才的介紹,二人和他的關系,好像也沒好到要分開買禮物的份上。

    當然,這也只能作為參考。

    眾人打量了一下程逐,那兩位小網紅都覺得他還挺帥的,一張臉棱角分明,眉毛天生微微上揚,看著痞痞的。

    就是穿衣打扮看著很隨便,身上穿的也都不是什么牌子貨。

    “他穿的好像是……美特斯邦威?”

    “不會吧,不會吧?”

    網紅圈里,以貌取人的人,占比并不小。

    二女都是那種愛和富二代混一起的類型,所以更會從最淺層的外在,去估算男人的家境。

    坐在程逐正對面的,是一個有點胖的男人。

    以程逐對富二代圈子的了解,這里頭,長得偏胖的人群里,出裝逼佬的概率會相對更高些。

    因為外在方面的不足,使得他們更喜歡散發財力,更愛炫富,填補外貌自卑。

    只見他笑著對沈明朗道:“朗哥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朗哥,咱表弟是做什么的?一起玩了那就是朋友,多了解一下,以后大家也好相互幫襯幫襯。”

    程逐聞言,只覺得好笑。

    他很清楚,有的二代在外頭吹得天花亂墜,其實在家里的企業里,屁點兒話語權都沒有。

    而且越是一上來口氣就很大的,越可能是如此。

    還以后相互幫襯幫襯,你爹你媽能聽得進去你講的話不?

    這種話說出來,不過是換一種方式,在探程逐的家底。

    這個胖子有聽沈明朗說過,程逐花一萬二買了0:0。但今天一看真人,總覺得挺素的啊,身上一件值錢貨都沒。

    但這個問題,確實把沈明朗給問住了。

    “他媽的,我還真不知道!”沈明朗性子豪爽,交友廣泛,他自己是不在意這些東西的。

    程逐倒是大大方方地道:“家里開小飯館的。”

    讓他頗為意外的是,江晚舟在這會兒突然道:“程逐家的飯店味道特別好。沈明朗!你快點叫服務員上菜,我都餓死了!我跟伱說,這家店可能還不一定有程逐家的飯館好吃,你挑地方沒眼光的。”

    別看沈明朗和江晚舟老是斗嘴,他其實對家里的弟弟妹妹們,都很寵。

    一聽自己的親表弟餓了,還真罵罵咧咧的就去催服務員上菜了。

    在沈明朗和包廂內的服務員交談之際,江晚舟翹著個二郎腿,姿態頗為妖嬈,但語氣卻頗為不善地對那個胖子道:

    “劉宏敬,都是朋友,以后要多幫襯幫襯,我覺得你說得特別對。我家里今年生意不是特別好,你能不能回去和你爸媽說一聲,廠房的房租就別拖著了,早點給我們家付過來。”

    劉宏敬聞言,一張胖臉立刻僵住了。

    他家里有自己的廠房,但是不夠大,所以租出去給別人了。然后呢,又把江晚舟家空著的一塊廠,給租了下來。

    當初還是沈明朗的爸爸給兩家牽線搭橋的。

    今年,劉宏敬家生意很一般,錢還真有點周轉不開。

    但江晚舟家要是能缺錢,那才有鬼咧!

    一條街的店鋪,外加三個大廠房,一年他媽的光租金就有一筆很可怕的數字!

    劉宏敬數次想要張嘴,但一下子還真不知道說什么,一張臉漲成了豬肝色。

    “這死娘娘腔,今天講話攻擊性這么強,有病吧?”他在心中道。

    沈明朗則也當沒聽到。

    說起來,之前是他爸牽線搭橋,然后租下的廠房,現在拖欠租金,大家臉上都不好看。

    雖說也才拖了一個月,最后估計也會補。

    但你個欠租的在房東面前跳什么跳啊!

    這會兒,又有兩個沈明朗的朋友走進了包廂,他倆遲到了。

    不少人立刻起哄,要他們罰酒,氣氛才有所轉變。

    一頓飯吃下來,林鹿覺得坐對面的這些男的,講話都好無聊啊,一會兒聊車,一會兒聊房價,一會兒聊股票…..

    她一點都聽不進去。

    “感覺還是上次在金沙廳吃飯更有趣。”聲優少女在心中想著。

    她覺得程逐講話比他們好玩多了。

    嗯,長得也比他們要好看。

    飯后,沈明朗開始組織第二場活動,說他開了個包廂,大家一起去唱歌喝酒。

    一行人走到停車場,劉宏敬與他身邊的眼鏡男還特地往程逐這邊看了一眼,看他是開什么車來的。

    車這東西,男人的確會格外留意些,他們看幾眼也正常。

    最后也只看到了程逐坐上了江晚舟的奔馳大G。

    上車后,江晚舟還不忘叮囑程逐,道:“我提前跟你說,沈明朗的這幾個朋友,一個個都是跟著他一起花天酒地的,賊他媽能喝!”

    “等會咱們別玩太遲,去玩一會兒給沈明朗個面子就行了。要不然,你今晚八成得抱著馬桶過夜。”

    程逐看了他一眼,道:“怎么,以前和他們喝過?我看你好像心有余悸的樣子嘛。”

    “是啊,一群畜生,是真能喝啊!我這人又聽不得別人激我,直接斷片了都。”江晚舟道。

    “行,我知道了。”程逐在心中記下了。

    說完,他還補充道:“晚上林鹿什么時候走,我們就什么時候走。”

    江晚舟聞言,訝異地扭頭看向他,道:“你他媽的不會是真想泡小鹿姐吧?”

    “對啊。”程逐道。

    “你他媽居然還承認了!”江晚舟懟他道:“你上次不是還裝逼,說讓我提前喊你一聲表姐夫聽聽?”

    “對啊,你表姐我也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