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鴻小說網 > 逼我重生是吧 > 第三十章 無所謂啦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別人眼中的程逐與沈明朗:交頭接耳,議論大計!

    真實的程逐與沈明朗:表弟我一身反骨,表哥你自己看著辦哈。

    ——有內鬼,停止交心!

    沈明朗有著一雙單眼皮的眼睛,此刻,雙眸愣是瞪得溜圓。

    “表弟,你跟我搞這些?”他難以置信。

    最主要的是,他想不通程逐到底要干嘛。

    我知道林鹿是校園女神級的存在,你這種青春期小男生,不心動才有鬼嘞。

    可表哥我對你真的是掏心掏肺啊,我已經把泡妞經驗都傳授給你了。

    你怎么就不信我呢,讓林鹿去對面組,保準比她在我們組里要更好!

    “媽的,青春期的小男生就是蠢,教都教不會!”沈明朗在心中大罵。

    “不過也對,他不多經歷點事情,怎么可能追的上我這種檔次呢?”他突然開始得意起來。

    “行吧行吧,都他媽的依伱,搞的好像今天你過生日一樣。但我這不是被你威脅了啊,誰叫你是我表弟呢!”沈明朗罵罵咧咧地道。

    程逐拍了拍自己的胸膛,然后指了指沈明朗,一副哥倆好的模樣。

    從始至終,二人都沒有討論要不要搶江晚舟入隊。

    這個人就像是被遺忘在了角落。

    沈明朗再次去劉宏敬玩起了石頭剪子布,這一次還真是他贏了。

    “林鹿!我選林鹿!”沈明朗大聲道。

    這位聲優小姐姐還愣了一下,沒想到自己居然真的沒法和寧寧一組了。

    “挺好的,等會都讓我哥幫你喝酒。”沈卿寧輕聲道,開始安排起了一切。

    “什么呀,我們又不一定輸,我也很厲害的!”林鹿明顯自我定位不怎么清晰。

    劉宏敬段位還沒沈明朗高,他其實還挺想選林鹿進隊伍的,畢竟這可是能和沈卿寧打一個平手的天菜級女神。

    沈卿寧大家都有點犯怵,但這個小聲優是真他媽可愛啊,少女感十足,笑起來還有好看的小梨渦。

    他作為另一隊的隊長,都有點搞不懂沈明朗腦子里在想啥了。

    “先挑個高中畢業的小白,再挑個明顯也很稚嫩的妹子。咋滴,收集炮灰啊?”劉宏敬覺得沈明朗肯定是口渴了,擱這兒討酒喝呢。

    接下來的三輪猜拳,全是劉宏敬贏,他一口氣把在場最會玩骰子的人,都給選了。

    沈明朗臉色瞬間就難看了幾分。

    “嘿!我這手是怎么了,今天這么霉,還能一直輸?”他不信邪地道。

    結果,他真的一直在輸。

    劉宏敬石頭剪子布一直在贏,到了后面,他每贏一次,現場就響起一陣起哄聲,因為他們這個隊伍已經完全是人數壓制了!

    這就是【世界大戰】這個游戲的趣味之一,兩隊人數不統一。

    像沈明朗這般倒霉的,確實少見,但這種情況也不是沒出現過。

    程逐以前玩這個游戲,還遇到過兩個人vs對面八個人。

    此刻,到了最后,12個人里只剩下咱們小江總沒被選了。

    劉宏敬也不知道是真的可憐今天的壽星,還是故意暗戳戳地諷刺江晚舟,胖手一揮道:“你今天過生日,小江總直接歸你們隊,也不石頭剪子布了!”

    ——《贈品》。

    他根本不在乎一個江晚舟,菜得要命,還喝不動酒。

    他就是要江晚舟去對面,然后灌死他!

    “讓這個死娘炮等會抱著馬桶吐。”劉宏敬心想。

    江晚舟現在是真的難受,他很想和程逐同一隊,但他們這隊就四個人,對面足足有八個,基本上是穩輸的局面了。

    他和林鹿,純粹就是炮灰,屁用沒有。

    要知道,有的人雖然玩骰子菜,但是他能喝啊!

    什么技術不技術的,那都是浮云,主打的就是一個海量!

    可他喝也喝不動……

    林鹿坐在程逐身旁,現在嘴里不停重復著:“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

    她雙手放在自己裙子的裙擺上,都開始微微握拳了。

    程逐倒是面色如常,老神在在的。

    他看了林鹿一眼,覺得這女孩真的挺可愛的,也不知道她是真的配音工作做多了呢,還是天生的。她有時候會像個旁白一樣說話,有時候又會不自覺地把心理活動說出來。

    劉宏敬道:“我們按照老規矩啊,隊伍選完了以后,連續兩隊PK五輪,然后才能重新選人。”

    他身邊那個戴眼鏡的男人還起哄道:“朗哥,你們要么直接投降。老規矩,投降輸一半!”

    “什么意思啊?”林鹿沒聽懂。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程逐剛準備作答,卻聽見江晚舟搶答道:“就是我們一人拿一張餐巾紙舉白旗,跟他們那一隊的人投降,游戲直接不用玩了,罰酒我們喝一半就行。”

    “啊?還要拿一張餐巾紙,揮舞著舉白旗啊?”林鹿覺得這也太丟人了。

    但她心里又有點糾結。

    畢竟隊里就四個人,這代表著對面是八個人分罰酒,這邊是四個人分罰酒。

    連玩五輪的話,這是要喝死的節奏啊。

    但沈明朗這貨,是真的不經激,特別是今天還過生日,你叫我舉白旗?

    那吉利嗎?我就問你這樣吉利嗎?

    “媽的,叫什么叫呢!別叫了!四個人照樣干你們!”沈明朗作為隊長直接拍板。

    然后按照規矩,兩位隊長要先單挑,沈明朗來勢洶洶,氣勢逼人,眼光如雷,手指如電,最終,罵罵咧咧的輸了下場。

    “臥槽!失手了!今天發揮的有點差!”沈明朗崩潰。

    “你上。”程逐拍了一下江晚舟,示意他先來。

    江晚舟哼了一聲,搖骰子的動作無比妖嬈,眼神里也是怨氣十足,然后也光榮下場。

    林鹿在整個游戲過程中,一會兒看看自己這隊,一會兒看看對面那隊,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肉眼可見的緊張。

    江晚舟喊“3個3”,她就忍不住跟著念叨一聲:“3個3!”

    那邊劉宏敬喊“3個6”,她就忍不住也跟著念叨了一聲:“3個6!”

    程逐在一旁聽著她跟個復讀機似的,只覺得有點好笑。

    他拿起果盤里的西瓜,就開始自顧自地吃了起來。

    林鹿見他氣定神閑的模樣,忍不住道:“你怎么還自己吃上了!”

    “你也要?喏!”程逐幫她也拿了一塊。

    “不是……”林鹿一時語塞,但看這塊西瓜好像挺甜的,手倒是不自覺地就接過了西瓜。

    劉宏敬那邊正一臉得意,嘴里還催促著:“接下來是誰?”

    在他看來,對面也就沈明朗一個能打的。

    把沈明朗給干掉后,自己指不定能打穿對面。

    他環視了四人一眼,四人的表情分別是:奔潰——奔潰——好玩——崩潰——。

    嗯?怎么混進了奇怪的東西?

    程逐我看你是不知死活啊。

    于是乎,他嘴里還道:“朗哥,默認的老規矩,我們玩【世界大戰】是有double的哈!”

    嚯,還拽起英文來了。

    “什……什么意思?”林鹿輕聲問。

    “意思就是他一個人贏了我們所有人,我們就要喝雙倍的酒。”程逐淡淡地道。

    “啊?”林鹿懵了。

    程逐看著她那雙靈動的大眼睛,笑道:“接下來你上唄,你只要贏了他,我們至少就不需要喝雙倍的酒了。”

    “加油,你可以的。”程逐還為她鼓勁。

    林鹿板著小臉,一臉凝重地坐上了PK寶座,很用力地雙手拿著篩盅,一個勁的猛搖,力氣大到臉部都在用力。

    仿佛她這樣使勁搖,骰子就能特別好似的。

    “3個4!”林鹿看了一眼自己的骰子點數,皺著秀氣的小眉頭開口道。

    她是真的純新手,自己有什么點數就喊什么點數。

    劉宏敬那邊很果斷地就道:“加一個,4個4!”

    他回答的很快,仿佛沒經過任何思考,給了林鹿一種他那里也有好幾個4點的錯覺。

    “那我……5個4?”她還是用疑問句跟對面說的嘞。

    劉宏敬看著她那張挑不出任何毛病的臉蛋,好一會兒才道:“開!我沒有4!”

    林鹿:“???”

    她氣得一個勁地用小手拍打程逐的手臂,道:“程逐,他騙我,他沒有4!啊啊啊!他一個4都沒有,還喊4個4!”

    劉宏敬見她這帶點小委屈的模樣,心都要化了,立刻道:“咳咳,那什么,這游戲就是這樣的,我遲點教教你。”

    林鹿根本就聽不進去他在說什么。

    ——不聽不聽,王八念經。

    “要不我們投降吧!”她突然提議。

    “不行的,游戲中途是不能投降的。”對面的那個眼鏡男道。

    林鹿看著程逐,只覺得八成要完。

    程逐要是也直接輸給了他,那我們就要喝雙倍的酒了。

    “怎么辦啊程逐,怎么辦,他們八個人都還在。”林鹿輕聲道。

    程逐看著她,咧嘴一笑,用所有人都能聽到的平靜口吻道:“無所謂,我會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