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鴻小說網 > 逼我重生是吧 > 第三十一章 小仙女的仙氣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現在是14年,紅墻大帝還沒有在網上說出那句逼氣滿滿的:“無所謂,我會出手。”

    因此,此刻的程逐突然來上這么一句,讓江晚舟和沈明朗不由得都瞪大眼睛,對視了一眼。

    江晚舟想著:“瘋了吧他?”

    沈明朗則想著:“小本本記下來,這話夠裝!”

    林鹿是個聲優,給一些國產動漫配過音,自己也是個資深動漫迷。

    她性子活潑,元氣滿滿,多少肯定也帶點中二屬性。

    還別說,突然來一句“無所謂,我會出手”,她還真覺得這人怪拽的嘞!

    沒辦法,前面氣氛都烘托到這兒了,程逐等于是頂著全隊最大的壓力。

    在這種情況下,還能說出這種話,可以說是滿滿的逼氣都要溢出來了。

    劉宏敬那邊更是直接聽傻了。

    “說啥?他剛剛在說啥?”他心里想不明白,這高中畢業生哪他媽來的勇氣啊,梁靜茹聽了都得說你真能裝。

    坐在他邊上的眼鏡男低聲道:“笑死,年紀不大,口氣不小。”

    他們這些人覺得,程逐能把劉宏敬給贏了,那就算是勝利了。

    一穿八,你在想屁吃!

    程逐和林鹿換了位置,坐上了PK寶座。

    他拿起篩盅,將骰子一粒一粒的放進去。

    做完這些,他舉著篩盅對林鹿道:“來,朝里面吹口仙氣。”

    “啊?”林鹿沒想到都這時候了,他還能玩這種小孩子把戲。

    “吹嘛,你是新手,有新手光環,你還別不信,我運氣都會變好。”

    全場的人都在等著他搖呢,他愣是不搖骰子,在這兒淺笑著盯著林鹿的小臉蛋。

    “哎呀!好好好!”林鹿見大家都等著呢,連忙嘟起自己紅嫩的小嘴唇,往篩盅里吹了口氣:“呼——”

    這個時候,程逐才一臉滿意的開始搖骰子。

    在看自己的具體點數前,他還和坐在自己身邊的隊友道:“都別看我骰子,我總覺得我們隊里有內奸,在給對面通風報信,不然不至于連輸的呀。”

    對面的眾人:“.…..”

    不是,他是不是腦子有大病啊?

    我真是草了,他戲怎么這么多!

    劉宏敬還不忘道:“小程,就不能是我玩骰子厲害嗎?”

    程逐沒搭理。

    擱這兒跟誰小程小程呢?

    他默默打開篩盅,看了一眼點數,然后輕輕蓋上。

    這會兒,他們這群人玩得骰子游戲,這邊的叫法是【吹牛】,也被簡稱為【067】。

    兩人單挑的話,一人手握五顆骰子,互相不知道對面的點數。

    五顆骰子一起搖,1點在沒人喊過的情況下為萬能點數,可以代替2點-6點。比如你搖出了11223,那就代表你有4個2點,3個3點。

    如果伱的五顆骰子的點數是:12345。像這類沒有一個數字是重復的,那就是【順子】,代表你什么點數都沒有,你這邊就是零,1點的萬能作用也失去了。

    如果你的骰子是像11155,這樣就是【豹子】,這類骰子會計算成你有6個5點,而非5個,會額外加一個。

    而五個骰子如果是55555,那就是【純豹】,會當作你有7個5點,額外加兩個。

    此刻,程逐率先喊道:“三個六。”

    注意,每人5個骰子,但喊出來的數字是雙方10個骰子加在一起的總數,而不是只喊你自己的點數。

    “四個三。”劉宏敬道。

    前者喊完,后者必須往上加數目,或者往大加點數。

    “四個六。”程逐又打開篩盅,看了一眼自己的骰子。

    劉宏敬很想對面喝雙倍的酒,所以他這一輪玩得非常認真且謹慎。

    他自己這邊就有3個6,一陣頭腦風暴后,開口道:“加一個,五個六!”

    這個時候,你如果覺得雙方的骰子加在一起沒有5個6,那你就能選擇打開篩盅,查看結果。你覺得還能往上加,那就也可以繼續加。

    程逐直接打開自己的篩盅,選擇查驗結果。

    他眼睛都不往劉宏敬那邊看,仿佛根本不在乎他篩盅里的點數,直接淡淡地道:

    “你不是【豹子】的話就下一位。”

    玩這種游戲,逼氣最足的可不是你大聲喊一句:“開!”。

    而是你看都不看他的點數,勝券在握地來一句:“下一位。”

    劉宏敬伸長脖子看了一眼程逐那邊的點數。

    沈明朗一口氣瞬間舒坦了很多,罵罵咧咧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罵罵咧咧地道:“別看了,一開始說好的順子為零,我們這邊是順子,沒6!你自己那邊能有5個6?”

    劉宏敬忍不住嘀咕道:“媽的,沒6也敢喊4個6?”

    狗東西,這么敢騙啊?

    反倒是林鹿后知后覺地驚喜道:“贏了?我們贏了?”

    “嗯。”程逐點了點頭,故意抬起左手,想要與她擊掌。

    “啪!”林鹿立刻與之擊掌,嘴里還道:“好樣的!可以可以,這把可以!”

    程逐笑了笑,又拿起篩盅,對林鹿道:“再吹一口?”

    林鹿這次一句話都沒說,直接把自己的小嘴給湊了過去,紅嫩的嘴唇微微嘟起,然后很用力地:“呼——!”

    明明只是往里頭吹了口氣,她卻有了一種與有榮焉的感覺,仿佛自己是在和程逐并肩作戰,他的軍功章有姐姐我一半!

    沈明朗在邊上都看傻了。

    “搞什么啊,這是在搞什么啊?玩個骰子還能這么玩的嗎?”

    由于要湊過去吹氣,使得林鹿和程逐坐得都更近了。

    遠處,另一隊的沈卿寧看著這一幕,秀眉不由微微蹙起,一時之間真分不清程逐是孩子氣,還是花樣很多的渣男祖師爺。

    但她看得出來,林鹿已經有點小興奮了。

    “再贏一個,程逐,再贏一個!”她小臉緊繃,雙手握拳給他鼓舞。

    而程逐還真的如她所愿了,又贏了一個。

    二人再次擊掌,林鹿都開始覺得自己真的在吹仙氣了!

    第三次吹的時候,她已經不再是隨便呼一下了,而是“呼呼呼——”,連呼了三下。

    已經是第三個敵人了,得加量,嘿嘿!

    程逐笑著對敵,表面心平氣和,背地里其實一直在動骰子的點數。

    是的,他在作弊。

    一打八,如果要全勝,這都不是看技術了,要有點運氣在身上。

    但作弊就不一樣了,他可以在玩得過程中,變化骰子的點數。

    最傻逼的手法,肯定就是自己小拇指伸進去,偷偷摸摸地動,這種做法很容易就會被抓包,太明顯了!

    程逐用的是巧勁,他每次打開篩盅,然后又關上篩盅的時候,會用篩盅底部的邊緣輕輕磕碰一下其中一粒骰子,讓它翻轉。

    只要你能記住骰子每一面的點數,然后再加以練習,你就能每次變化一顆骰子的點數。

    像他一開始和劉宏敬玩的時候,他其實是有6點的。看這頭囂張的蠢驢不斷往上加,他立刻把自己的6點給變沒了,變成了順子。

    程逐前世的時候,和朋友們去喝酒,大家都是直接規定只能看一次自己的點數,不能反復打開篩盅,因為——所有人他媽的都會出老千!

    這一手其實不難學,也不算很高級。但是別忘了,程逐是知道沈明朗的水平的,沈老板這么菜,在朋友圈子里還這么跳,說明他們一直都是在菜雞互啄。

    但是,他和沈老板在酒隱單挑骰子時,他就沒用這招,因為大家是朋友。對面的人逼話太多,又灌醉過江晚舟,那就是另一碼事了。

    本身技術就過硬,思維又敏捷,再加上他還會出千,一口氣就打到了對面的第五位。

    這一次,他故意擺出一副忘記叫林鹿吹氣的姿態,慢悠悠地就要扣上篩盅。

    坐在一旁的林鹿立刻急匆匆地用自己的小手抓住他的手腕。

    還別說,她現在挺興奮的,兩只手掌還微微發燙呢,讓程逐能明顯感覺到她手心里的溫度。

    程逐低頭看了一眼她的雙手,只覺得還挺好看的,屬于手控狂喜的等級,擔得起玉手二字。

    林鹿被他這么一看,立刻有點不好意思,松開了手掌。

    若是以前,她怎么可能會對一個才見了兩次面的男生,做出這么出格的舉動。

    ——唐突了,唐突了!

    程逐這會兒才“恍然大明白”,慢慢地抬起篩盅,道:“對了對了,忘吹氣咯!”

    林鹿已經從一心戰斗的狀態中脫離出來了,這會兒明顯感覺到所有人的眼睛都盯著她和程逐,立刻有點不好意思了。

    她還從來沒有和哪一個男生,有過類似這樣的體驗。

    所以程逐主動把篩盅朝她的方向伸來時,她這次都沒有一個勁地吹,而是以很快的速度,應付一般的吹了一小下,緊接著,小手立刻把篩盅給推開。

    程逐臉皮多厚啊,他嘴里不停地:“嘖嘖嘖。”

    但他的另一只手掌,卻把篩盅給死死地蓋住,還嘀咕道:“量不大啊這次,等會都漏咯。”

    ——他捂得可緊可緊了。

    ……

    (ps:新的一月,求八月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