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鴻小說網 > 逼我重生是吧 > 第三十二章 沈卿寧的落差感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不知道為什么,林鹿突然覺得自己的人體隔音效果很差。

    噗通噗通——,她好像在嘈雜的包廂里,聽到了自己那如雷的心跳。

    程逐只是做了一個用力捂住篩盅的動作,偏偏就是把她給調戲到了。

    因為他從一開始就故意叫她吹氣,然后一步步地推進,讓氣氛不斷地往上頂,接著再故意忘了讓她吹,讓她還有點小不悅,最終再來點特殊動作,以細節撩撥人心。

    “大家都在看你呢,你捂起來干嘛呀!”林鹿在心中高喊,越發覺得羞人。

    我又不可能真的是你的幸運星,幫你吹口氣就穩贏咯。

    江晚舟在一旁看得目瞪狗呆。

    “好你個程逐,在包廂里拍偶像劇是吧!”他心中狂噴,強忍著不去給他來兩下化骨綿掌。

    沈明朗則更是心情復雜。

    他一開始看程逐叫林鹿吹氣,心理活動是:“你媽的高中生就是幼稚!沙雕一樣!”

    但他后面也反應過來了,如果伱真的是骰子王,能一直贏,妹子真的會很有參與感!

    當然,前提是她不討厭你這個人,愿意跟你互動,否則的話,那就是:吹吹吹,吹你麻痹!

    可剛剛這兩個人的小互動,是真的讓他產生了一種“我好像嗑到了什么”的感覺。

    包廂里,那兩個網紅臉的小網紅,看著程逐那張痞帥的臉龐,心里都有點土撥鼠叫了。

    “年下小狼狗,原來這就是年下小狼狗的樣子!”二女心想。

    如果程逐知道她們的心態,或許會忍不住吐槽道:“什么小奶狗小狼狗的,傻不拉幾的。”

    像劉宏敬這位小胖,則感覺自己要裂開了。

    林鹿這種級別的天菜級甜妹,誰不會有點不切實際的幻想呢?

    她都臉紅了,草!她被他弄臉紅了啊!

    唯有沈卿寧遠遠地看著一切,清冷的臉龐上,眉頭再次一皺。

    她目光如電,緊盯著程逐和林鹿,勢必要把他們接下來的一切小互動,都給觀察到。

    “江晚舟的這位好朋友,有問題。”清冷少女在心中道。

    ……

    ……

    接下來的一局游戲,林鹿都有點心不在焉了,并沒有像之前那般一臉緊張地旁觀。

    直到程逐又贏了,抬起左手與她擊掌。她機械式地擊了下掌后,倒是整個人回過神來了。

    程逐則繼續調戲她,嘴里不停地暗戳戳的責怪她:“你看你看,這次就是險勝了!”

    叫你不好好吹氣吧!

    他這次確實都沒有很風騷地直接喊“下一位”,而是老老實實的開篩看點數,確實是技高一籌,險勝。

    這游戲就這逼樣,哪怕技高一籌,還會出千,也不可能百戰百勝。

    已經連贏五場的程逐,給人的氣勢已經完全不同了。

    明明隊伍里就剩他一個獨苗,對面還有三人,但大家竟都覺得勝負還有懸念!

    這種心態,就已經能證明他的可怕了!

    “開玩笑,我可是骰子王!”程逐本人對此早就習以為常了。

    什么叫壓迫感?這就是壓迫感!

    “我們下一個誰上?”劉宏敬問道。

    “我來吧。”一道冰冷平靜的聲音響起,沈卿寧站起身來,拿起不遠處的一個篩盅,沒有用隊友們一直在用的那個。

    本來吧,林鹿已經有點兒不好意思在眾目睽睽下吹氣了。

    但一看對面上場的是沈卿寧,是自己的好閨蜜,她立刻露出了一抹“邪惡”的笑容,對著程逐的篩盅一個勁的猛吹啊。

    “呼呼呼呼呼——!”

    很明顯,是親閨蜜了。

    沈卿寧看著腮幫子都吹得鼓起來的林鹿,忍不住微惱道:“你是鼓風機嗎?一直吹吹吹!”

    “我不管!”林鹿看了她一眼,低頭繼續吹:“呼呼呼——!”

    沈卿寧的火氣都有點被她給吹起來了。

    而整個游戲過程,很快就結束了。

    程逐和她較量時,如秋風掃落葉般冷酷。

    完全沒有要給面子的意思,一舉一動都在側面反映著她有多菜。

    這次他也是牛逼哄哄地直接喊著:“下一位!”

    他看都不來看一眼沈卿寧的點數,自信自己必勝。

    這讓這位清冷少女心里有點不舒服,感覺到了很明顯的區別對待。

    “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nbsp;“他對待鹿鹿的態度,和對待我的態度,好像完全不一樣。”沈卿寧心想。

    但是,她平日里根本就不是這樣的性格,明明根本就不會想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更不可能拿自己去和好姐妹做對比。

    也真是有點奇怪。

    沈卿寧自己都沒想到,玩個酒桌小游戲,還能莫名其妙地玩出落差感來。

    沈明朗則在此刻站起來大聲道:“你們隊也只有兩條命了!哈哈,孫悅,要不你先上,你菜得很!”

    孫悅就是其中的一個小網紅,吃飯的時候一直坐在沈明朗的身邊,二人舉止非常親密。

    孫悅看著程逐,還笑著道:“帥哥,讓讓我唄。”

    林鹿見她居然這樣,鬼使神差的拿自己的小腿輕輕撞了程逐一下,以示警告。

    程逐笑了笑,抬頭對沈明朗道:“表哥,她好像想灌你酒啊,想讓你多喝點。”

    “不行不行!”沈明朗立刻大手一揮,表示道:“表弟你別理她,我今天喝不了一點!”

    程逐風輕云淡地又贏了一場,在心中有點驚訝的想著:“這個孫悅還真跟沈明朗說的那樣菜啊。”

    他見多識廣,知道很多出來玩的女孩子,其實技術非常牛逼。

    人家老是輸給你,那是故意投懷送抱,你還真以為是人家菜啊,其實她打得是控分局!

    她一臉崇拜的看著你,說你真膩害的時候,心里想著的則是怎么拿捏死你。

    這下子好了,對面就剩下那個眼鏡男了,好像是叫什么汪偉。

    聽之前沈明朗的介紹,這人好像在幫家里做電商,也不知道是賣什么的。

    一時之間,壓力全來了汪偉這邊。

    他媽的,七個隊友居然全寄了!

    “這可不能輸啊!”劉宏敬還在邊上瘋狂施壓呢。

    程逐樂了,想著“攻城為下,攻心為上”,于是乎,開口道:“剛才是不是有人說,老規矩是有那什么的……喔,說的還是英文,double!”

    他講英文時,格外的字正腔圓,不少人都笑了。

    “我一下子想不起來是誰說的了。”程逐道:“既然規矩里是有雙倍罰酒的,那么,我作為我這隊的最后一個人,我一打八也是有的吧?”

    沈明朗聞言,立刻來勁了,站起來對著劉宏敬喊道:“對對對!有double就有反double!程逐作為我們隊最后一個,他反過來一打八,他贏了你們也是要雙倍!”

    “嗚呼——!”沈明朗已經不在乎最終輸贏了,他覺得氣勢上已經贏了。

    就算最后是他們隊罰酒,沈明朗也會很痛快的噸噸噸地猛喝,讓弟弟妹妹們少喝點,這酒反正喝得也開心!

    一時之間,汪偉只覺得壓力更大了。

    他媽的,感覺玩得不是游戲,玩的是咱們隊伍的尊嚴!

    ——男人在酒桌上的尊嚴!

    這邊已經是賭上尊嚴之戰了,那邊還在撩妹呢。

    程逐拿手肘輕輕碰了一下與自己坐得越來越近的林鹿,輕聲道:“也不用吹氣了,這把你來搖。”

    “真噠?”林鹿用自己那真如林間小鹿般的眼睛看了他一眼,然后興致勃勃地道:“好嘞!”

    她很用力的搖了好幾下,然后把篩盅推給程逐。

    程逐之前說過,不準隊里人看他的骰子,因為他懷疑隊里有內奸。

    這一次,他又玩起了【破例】這一套,對林鹿道:“既然是你自己搖的,那你可以看。”

    說完,他沖林鹿招了招手,少女還真的很配合的就把小臉湊了過來。

    兩人就這樣臉與臉靠得很近,跟偷雞摸狗似的低頭看骰子。

    程逐覺得自己的左臉癢癢的,那是林鹿的發絲碰到他了。

    吶,是你先用頭發撓我癢癢的,以后作為賠償,保不齊得來上一次經典環節——【程逐,你壓我頭發了】。

    沈卿寧在對面看著,秀眉緊蹙,她還從未見過鹿鹿與哪個男生這般親近,于心中道:“你們兩個臉都要貼一起了!”

    她不由陷入回憶,想起自己有一次和林鹿聊天,二人聊到了大學里要不要談戀愛的問題。

    沈卿寧表示自己沒打算在大學里談戀愛。

    林鹿則一臉期待地表示:“如果遇到喜歡的,我肯定會談的。”

    沈卿寧淡淡的道:“笨蛋才談戀愛。”

    怎料,林鹿嘿嘿一笑,露出了可愛的小梨渦,用極其向往的語氣道:

    “好想當笨蛋喔。”

    ……

    (ps:新的一月,求月票,求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