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鴻小說網 > 逼我重生是吧 > 第三十三章 我給你撐腰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包廂內,程逐和林鹿靠得極近。

    這樣一起低頭看骰子,他都能聞到她身上的清香了。

    漂亮女孩子嘛,香香的也正常。

    男的身上倒是撐死了只會有洗衣液的味道。

    但聽說如果一個女生,和你談戀愛的時候很喜歡聞你身上的味道,那應該是真的蠻喜歡你的。

    看完骰子點數后,程逐輕輕合上了篩盅。

    讓他感到意外的是,這位聲優少女成長的很快,都開始玩起場外干擾了,臉上裝出了一副很哇塞的表情,仿佛自己搖出來的骰子特別厲害。

    程逐看著她,很配合的微微頷首,還拿手遮她的臉,仿佛不愿意讓對面看到她的表情,以免暴露我們的骰子實力。

    還別說,林鹿一直覺得玩骰子挺無聊的,從沒覺得這游戲好玩過。

    但今夜卻覺得異常刺激,超級有趣,心情大好。

    和祖師爺級的男人在一起就是這樣,別的不敢多說,情緒價值反正給你拉滿。

    另一邊,眼鏡男汪偉推了一下自己的木框眼鏡,神色緊張。

    這個年代,確實流行過一陣子木框眼鏡,后來戴木框的人倒是少了。

    他剛準備搖骰子,就聽見劉宏敬道:“小程那邊是林鹿搖的,我們這邊就由我來搖,你用我搖的。”

    說著,他就把自己的篩盅推到了汪偉的面前。

    汪偉接過一看,里頭是豹子數!

    劉宏敬做了點手腳。

    剛才大家的目光都被戲精程逐和戲精林鹿給吸引了,一下子還真沒注意到劉宏敬和汪偉的小動作。

    一時之間,汪偉有了底氣,他的骰子是豹子數,等于他有6個4!

    “哼,六個四,要你死!”他在心中想著。

    “我有豹子怎么輸?”汪偉帶著這樣的念頭,覺得這把穩了。

    他的五個骰子的點數分別是:一一一四四。

    程逐那邊,骰子點數確實也不賴,分別是:一一一二三。

    但他蓋上篩盅的那一刻,就已經又開始出老千了。

    只見他扭頭對林鹿道:“點數記住了吧,好了,那伱就不能再看了,省的你的表情暴露了我們骰子的實力!”

    “好!”林鹿現在對程逐可以說是言聽計從。

    按規矩,汪偉那邊上一輪是輸的,所以他們先喊。

    汪偉這次都懶得耍套路,直接喊道:“3個4!”

    程逐瞥了他一眼,淡淡地道:“3個1。”

    “草!”汪偉和劉宏敬一同在心中大罵。

    這狗東西怎么突然喊1了!他們的豹子直接就浪費了!

    1點如果喊過了,那么它就不再是萬能點數了。汪偉直接從6個4變成了2個4。

    “這么有底氣,說明他肯定有1,我們這里就有三個1,別怕,加他一個!”劉宏敬作為狗頭軍師,低聲對汪偉道。

    “4個1!”汪偉聲音極大。

    “加一個。”程逐淡淡地道。

    劉宏敬又開始分析了,低聲道:“如果他一開始就在騙人,肯定不敢叫到5個1的,說明他肯定有好幾個,媽的別慫,加他!草!”

    “6個1!”汪偉差點喊破音了,有一種孤注一擲之感。

    林鹿在邊上都聽緊張了。

    還別說,最后一輪游戲,喊1都能喊到6個,確實刺激。

    程逐優哉游哉地打開自己的篩盅,看似是在盯著骰子,思考該怎么喊,其實又是在動骰子。

    他已經把骰子給直接變成5個全是1點了。

    5個骰子全部一模一樣,那就是純豹,還能再額外加兩個,等于他有7個1!

    ——《我不當人了》!

    “加一個。”他淡淡地道。

    他就是故意這樣玩,故意讓對面那倆貨一直頭腦風暴,一直各種分析。

    果然,劉宏敬和汪偉瞬間警惕起來,開始交頭接耳。

    “不行啊,他喊到7個1了。”

    “神經病吧,他那能有4個1?”

    “已經喊到極限了,再往上加的話,就是8個1,他就必須是五個骰子都是1啊,不可能的。”

    “開,只能開了!”

    二人小聲密謀之際,沈明朗都已經站起來大喊大叫了。

    “臥槽!這他媽的怎么還能喊到7個1啊!最后一局骰子都這么好的嗎?”

    林鹿則小臉微白,她知道自己剛剛只幫程逐搖出了3個1,從概率角度來說,對面有4個1的可能性不大。

    程逐見她是這種小表情,就沖她招了招手,示意她把耳朵湊過來,我有悄悄話要告訴你。

    林鹿立刻挪了挪自己的小翹臀,臀肉壓著裙擺,在沙發上摩擦,然后將自己白嫩晶瑩的小耳朵,湊到了程逐的嘴巴旁。

    “骰子是你搖的,你還一直吹氣了,對不對?”他一直在用氣聲說話,使得林鹿感覺他一直在向自己的耳朵吹氣。

    她整個人微微一縮,感覺癢癢的,有電流劃過全身。

    但聽著程逐的話語,她還是點了點頭。

    “知道我為什么一直叫你吹氣嗎?”程逐又道。

    林鹿感受著耳朵上的吐息,只覺得更癢了,酥酥麻麻的,脖子都忍不住微微一縮。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一縮。

    她搖了搖頭,還拉開了點距離。

    “給你變個魔術。”程逐咧嘴一笑。

    就在此刻,汪偉站起來喊道:“開!已經喊到極限了,輸了我也服氣!”

    “小程,你先開,我們看看你倒是有幾個1點!”劉宏敬這小胖子也跟著道。

    二人其實都緊張地很呢。

    程逐掃視了一眼對面的八個人,直接道:“你的骰子不用打開來給我看了,你們直接喝吧。”

    話音剛落,他打開自己的篩盅,赫然就是純豹子——七個1點!

    全場瞬間響起了驚呼聲,沈明朗已經激動地跳起來了。

    “啊啊啊!一殺八!最后一把還他媽的七個一!”沈明朗感覺自己頭皮發麻。

    他這輩子玩骰子,只搖出過一次7個1!

    就連江晚舟都忍不住站起來看了一眼骰子,眼里滿是不可思議。

    “程逐什么時候這么厲害了?”他感到匪夷所思。

    這死鬼是不是背著我天天出去玩,練出了一身本領啊?

    林鹿則一雙靈動的大眼睛睜得老大,眼里都開始冒問號了。

    她是唯一一個知道真相的人。

    程逐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只見他在眾人的驚呼聲中,一個人都沒有搭理,沈明朗都開始跑過來拍他肩膀了,他愣是沒管。僅僅只對林鹿一人,悄悄眨了眨眼睛。

    意思很明顯:魔術很成功,但這是我們兩個人的秘密,你要保密。

    就這樣,二人才見第二面,就有了共同的小秘密了呢。

    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在林鹿的心底里蕩漾開來。

    而且你要知道一點,程逐用的詞很巧妙——魔術。

    所謂魔術,眾所周知,很多魔術師都是有托兒的。

    你是我唯一的托兒,這代表著我對你的信任,無盡的信任!

    看吧,骰子還是你搖得呢!

    從另一個層面出發,他其實就是在酒桌上耍賴了,出老千了。

    做是這么做了啦,但話不能這么說嘛,我給你變個魔術,嘖,聽著就浪漫了幾分哇!

    林鹿突然覺得自己挺不爭氣的,迎著這個弟弟投來的目光,自己居然一直在心跳加速。

    一股說不清的氛圍在二人身上就此散開。

    然而就在此時,劉宏敬和汪偉有點坐不住了。

    “不可能!搖出7個1點我不信!”

    “肯定有問題,這概率太小了!”

    這兩個人吃晚飯的時候就喝了點酒,現在正處于微醺狀態。

    而且你別看很多男的平日里大大咧咧的,但在酒桌上,賊他媽計較。

    更有甚者,自己很會賴酒,但又偏偏很喜歡灌別人酒,酒品極差。

    劉宏敬是真的無語,他媽的老子故意擺出一個豹子數,居然還能讓汪偉輸了?

    一時之間,林鹿感覺是自己受到了質疑,畢竟最后一把是她搖的骰子。

    但她是“魔術”的見證者,又感覺沒什么底氣辯駁。

    確實確實有問題啊。

    程逐倒是無所謂得很,只想著和他們辯駁個寄吧!

    他甚至就是故意弄出七個1點的,就是等那邊發難。

    “小程小程,叫了我一晚上小程。”他在心中罵罵咧咧。

    他媽的,還破壞我剛和林鹿營造起來的氛圍感。

    老子現在就讓你知道,誰是今天酒桌上的爹!

    程逐拿起篩盅,慢條斯理地把五顆骰子一粒一粒地往里丟。

    一邊丟,他還一邊道:“剛剛玩游戲,大家都在看。”

    啪嗒,一顆骰子被丟了進去。

    “你對我的水平有質疑,那也行。”

    啪嗒,又一顆骰子被丟了進去。

    “要不這樣,也別【世界大戰】了,你倆出來一個跟我單挑,我的骰子依然是林鹿搖,骰子搖完后,只能打開來看一次點數,這樣總沒機會動骰子了吧?”

    “五局三勝,誰輸了,誰喝半瓶洋酒。”

    他單手拿著篩盅,輕輕搖晃著,發出噼里啪啦的撞擊聲,包廂內清晰可聞。

    前面他一個人干趴下八個,氣勢等于一直在往上推,如今,正是頂點,正是氣勢如虹的時候,壓迫感可謂十足!

    小垃圾,你敢玩么?

    一打八有點看運氣,所以才給你整點活兒,單挑的話,看我不玩死你!

    懂不懂酒場大魔王的含金量啊?

    今天包廂的這扇門,老子讓你倒下來橫著出去!

    林鹿坐在他身邊,看著他棱角分明的側臉,一雙大眼睛忽閃忽閃的。

    少女現在根本不會去思考關于作弊的問題,因為這就是人的思維模式,人都是從自己的立場出發,去思考問題的。

    由于骰子是她搖的,她剛剛也被說得啞口無言,所以她一時之間竟產生了這樣的念頭:

    ——他有在給我們撐腰欸!

    “咦,我好像有點變壞了。”她感覺自己人性里的小惡魔都要跳出來了。

    “但是,那今天真的好開心好開心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