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鴻小說網 > 逼我重生是吧 > 第三十七章 望父成龍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這幾天里,程逐憑借自己高超的“開黑車”技術,在淘寶的直通車里殺出了一條血路。

    他能用最少的運營資金,帶來最大的效益!

    若是讓在【直通車】上砸了不少學費的汪偉知道了這一點,怕是會羨慕哭。

    但還別說,程逐發現王安全這個小老弟,在現階段確實很適合當客服。

    他對待顧客特別耐心,甚至樂在其中。

    不像程逐,他會覺得很煎熬。

    當過客服的人應該都知道,這年頭啊,林子大了什么鳥都有,客戶們真的是各有各的特色。

    他甚至懷疑,有個別客戶根本不是來買東西的,他們是來找客服…..聊騷的。

    還有的客戶,腦回路更是詭異。

    此刻,程逐又收到了一條信息,是有客人問客服:“買來以后,老婆不愿意穿怎么辦?”

    程逐:“???”

    這他媽都要問客服?

    我去幫她穿?

    事實上,他心里清楚,可能真的會有人因為買了產品后,使用者不愿意使用,而給店家差評。

    ——多冤吶!

    這種他懶得聊的,就會扔給王安全去聊。

    還別說,王安全真的很認真的在出謀劃策,耐心的一批!

    什么可以先來個浪漫的燭光晚餐啦,或者去近一點的地方旅游啦,準備點小禮物也行啦……

    由于程逐說過,客服回答問題時,最好口吻偏女性一點。使得這位客人還真以為有一位知心妹妹在為他絞盡腦汁。

    ——女客服人還怪好的嘞!

    “也不知道這位買家若是知道對面是個高中畢業生,是個連女孩子的手都沒牽過的生瓜蛋子,在教你怎么讓你老婆自愿換裝,也不知道會是何感想。”程逐心想。

    他看了下日期,現在已經是八月份了。

    “時間過得還挺快。”

    程逐之所以看一下時間,并不是在計算還有多久開學。

    而是因為要不了多久,二叔就會來家里騙錢了。

    他最近雖然很忙,但也一直沒忘了這茬。

    “二叔可是條標準的賭狗啊。”程逐在心中道。

    他始終都是認為賭狗不得好死的。

    別看程逐靠世界杯總決賽賺了第一桶金,但那是因為他是個重生的掛逼,他是開掛的。

    前世,程逐年少有為,花花世界迷人眼,自己玩得也開,但也始終秉承著“我與賭毒不共戴天”的原則。

    有一句話說得是,你一旦發達了,會發現身邊完全不缺朋友。

    這話有一定的道理,但有的時候,朋友里也會有壞朋友。

    一個年輕人賺這么多錢,會有別有用心的人來做局的。

    賭,就是最常見的套路。

    可程逐卻從未在這方面栽過跟頭。

    他的二叔,便是他的前車之鑒。

    程逐的二叔比他爸小五歲,本來是做生意的小老板,一年穩賺幾十萬的那種,前兩年好像生意還不賴,一年能賺近百萬。

    平日里家族聚餐,二叔永遠都是姿態最高的那個。

    而人吶,一旦春風得意起來,就很容易出事。

    他在幾個狐朋狗友的帶動下,沾了賭。

    程逐爸媽把這錢借出去,拿得回來才有鬼嘞!

    “爸媽現在手里,還是有一筆存款的,都是這些年存下來的辛苦錢。”程逐心想。

    說直白點,其實相當于是給兒子存的老婆本。

    這筆錢,一般情況下,是不會動的。

    如果爸媽這些年收入還不錯的話,可能還會往里添。

    但是呢,程逐爺爺奶奶走得早,老程同志就這么一個弟弟。

    二叔還是首回來借錢,說做生意資金周轉不開,老程也就沒多想,自家人借錢,他連利息都不可能收。

    程逐現在的想法很簡單,那就是在二叔來借錢前,想辦法讓老爸老媽,把這筆存款給花出去。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家里沒啥錢了,那怎么借呢?

    等再過一兩個月,自己是賭狗這件事情,二叔就瞞不住了。到時候,他老婆會跟他鬧離婚,鬧得特別兇。

    “爸媽到時候肯定就會知道二叔的真面目。”程逐心想。

    他從始至終,都沒想過強勢介入這件事情,因為他知道在爸媽心中,自己還是個小孩。

    而且這種親情旋渦,往往很復雜。

    正面去處理的話,麻煩得很。

    到時候別搞得家里雞飛狗跳的,影響大家心情。

    “直接把存款都給花出去就完事兒了。”程逐反正是這么想的。

    “我記得沒錯的話,其實這段時間里,老爸老媽一直有在商量,要不要在家附近開一家社區生鮮超市。”

    “這玩意兒,這兩年還可以搞,是門不錯的小生意。”

    “但再過幾年,可以說是卷的很,一窩蜂的人涌進來開生鮮店。”

    “可能一個小區里,隔個幾十米,就能看到一家生鮮店。”

    “這要是還能賺錢,那才有鬼嘞。”

    要記住,當所有人都覺得這是門好生意的時候,那么,恰恰很可能就是它要走下坡路的時候了。

    但是,現在是14年,去開社區生鮮超市還是能賺點錢的。

    當然,最主要的原因還是程逐的爸媽是自帶優勢的,他家的運來飯店在這一片也算是小有名氣,開了這么多年了,與這一片的人都熟得很。

    而且本就是做飯店的,進貨渠道也門清。

    “接下來的幾年,是很多線上平臺的高速發展期,確實還能借點兒風。”程逐想著。

    “爸媽之所以有這個想法,但又很糾結,一是因為那是給我準備的老婆本,他們會比較慎重,二是因為暫時也沒有找到心儀的地段。”

    “做生意,確實很忌諱腦子一熱就開干。”

    但是,程逐記得很清楚,再過幾天,小區里就會有一家開了很多年的小型超市轉讓。

    這個事情,程逐印象還挺深刻的。

    因為他前世就是去這家店買煙的,和老板還挺熟。

    那會兒膽子小,不敢在離家比較近的小賣部買煙,因為街坊鄰居都挺熟的,怕被爸媽知道這個事情。

    別看程逐在外面天不怕地不怕的,他其實還挺怵老程的。

    他從小辛辛苦苦地被老程養大,沒少挨打。

    但不得不說,程逐自己還挺另類的。有些孩子挨了幾頓揍,會乖巧很多。程逐屬于那種挨了幾頓揍后,意識到自己真的很抗打,對自身實力越發有了深刻的認知。

    而他之所以對這家店鋪轉讓印象深刻,是因為他后來聽說,轉讓的原因是,老板把女員工的肚子給搞大了。

    打胎后賠了筆錢,但女方和她家里人依然隔三差五就來鬧,想借此得到更多的錢,來鬧的時候,程逐還撞見過一次。

    這個事情還挺典型的,所以記憶比較深。

    那個女的肚子自然不是程逐搞大的,但他卻莫名其妙的從中吸取到了教訓,獲得了一些人生感悟。

    “話說,由于轉讓費挺劃算的,我記得沒幾天就租掉了。”他后來去買煙,發現那家店門頭都換了。

    以他目前的眼光來看,他覺得那個地段開生鮮超市特別好,老爸老媽估計也會大為心動。

    只不過呢,他也記不清究竟是哪一天開始對外轉讓的。

    “無妨,最近多去那邊逛逛就行。”程逐心想。

    說起來,如果條件允許的話,他挺想讓爸媽多掙點錢的,這樣能讓他們多一些人生成就感。

    兒子會掙錢的確是好事,但這件事情心理上的快感和自己掙到錢的快感,還是會有所不同的。

    “我躲在暗處推波助瀾就行了。”程逐心想。

    保不齊一不小心,我和小柚子還他媽的成富二代了!

    就在此刻,他的手機鈴聲倒是響了起來。

    來電人是老媽許韻,但接起電話后,聽到的卻是一個小女孩奶聲奶氣的聲音。

    “哥哥,我下午很乖的,都沒有吃零食,才五點鐘就餓了喔,你能不能早點來店里陪我吃晚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