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鴻小說網 > 逼我重生是吧 > 第三十八章 大家的十八歲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程逐掛掉了小柚子打來的電話后,就飛奔下樓了。

    獲得信息一:妹妹肚子餓。

    獲得信息二:我到了她才肯吃。

    程逐跑得比體育生都快,跟脫韁的野狗似的。

    八月的杭城熱的要命,等他跑到運來飯店時,已經滿頭大汗了。

    許韻看著他,納悶道:“你去干嘛了?”

    “沒干嘛啊,我從家里一路跑過來的,快吧?”程逐還有幾分得意。

    就在此時,一雙小手突然出現,手上還拿著兩張紙巾:“哥哥,擦。”

    小柚子謹記媽媽的教導,流了很多汗后,進入空調房的話,要把汗給擦掉,不然容易著涼。

    程逐笑了笑,也沒接紙巾,而是俯下身子,讓小柚子幫他擦。

    來到飯店后,他突然想起來,他還答應過沈明朗和林鹿等人,有機會的話請他們來店里吃飯。

    此刻,程逐看著自己的妹妹,不由得腰桿都挺得更直了,于心中道:“看看我在妹妹心中這地位,沈明朗不得找個地方哭去?”

    吃飯的時候,程逐還‘順口’跟老媽提了一嘴,道:“媽,我聽你之前跟爸說,想開一家生鮮超市?”

    “你提這個干什么?”許韻問。

    “我有個同學家里就是開這個的。”程逐開始瞎掰。

    “是嗎?”許韻來了點興趣。

    “好像生意還不錯。”程逐漫不經心地道,然后就繼續陪程柚吃飯。

    許韻從冰箱里取出一碗綠豆湯,放在兄妹倆的桌子上,嘴里則道:“我和你爸確實有想過,但在這附近也沒找著合適的地方。”

    “你小孩子家家,別管這些,暑假你就自個兒好好玩,上了大學好好讀書……”許韻又開始嘮叨上了。

    但還別說,程逐絲毫不覺得煩,反倒還挺愿意聽的。

    說起來,老媽許韻在飯店里,充當的是收銀員和半個服務員的工作。

    她沒什么不可替代性,店里再雇一個人就行了。

    她是可以把精力都投到社區生鮮超市上的。

    飯店不經營早餐,老程早上也可以去幫忙。

    在程逐看來,如果最后爸媽也沒法下定決心去開店,那也無妨。

    他再想點辦法就行,反正肯定不會讓二叔把錢騙到手。

    天色漸晚,程逐手機響了一下,是葉子發來的微信。

    “老板,我看了下店鋪,最近賣得還不錯啊,恭喜啊!”她已經習慣叫程逐老板了。

    說起來,她比程逐足足大了七歲來著。

    “25歲,在女人身上是一個很好的年紀,怪只怪我太他媽嫩了。”程逐在心中道。

    他回復道:“生意確實還行,我的軍功章里有伱的一半。”

    “真的嗎,那本模特有分紅拿嗎?”

    “你在想屁吃?”程逐直接回道,絲毫不介意暴露自己丑惡的嘴臉。

    葉子也不以為意,反倒更主動地道:“還有什么我可以幫到忙的地方嗎?”

    程逐看著微信,還微微發愣。

    我怎么感覺她好像有點舔啊?

    被我發現了你身上那了不得的屬性后,你藏都不藏了是吧?

    “嗯,以后得多留意一下。”他心里想著。

    不過呢,確實有一個忙,他不知道葉子能不能幫到,也不知道她愿不愿意幫。

    程逐開始飛快打字:“你也看到了,銷量還可以,但是這個評論區吧,有點太干凈了。”

    “干凈點不好嗎,我看也沒什么差評,也沒什么人開噴,這不是非常好嘛。”

    “不是,我的意思是……圖太少了!”程逐覺得買家秀還是少了點,咱這評論區未免太素了。

    賣這玩意兒,買家秀太重要了,能激發人的消費欲望的。

    有人可能只是湊巧點進來,壓根沒想買。

    可圖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sp;可圖片擺你面前,你能做到不看?

    看都看了,你心里不癢?

    誒嘿,碰巧你有女朋友,或者你有老婆,確定不來一件?

    別忘了,咱們這種QQ產品,女人是使用者,男人更是使用者啊!

    ——男人,有時候要學會對自己好一點。

    葉子看著程逐發來的微信,沉吟片刻,開始打字:“我幫你問點人吧?”

    “行啊,你問問身邊的朋友,有沒有愿意拍買家秀的,衣服不要錢,算我送的。”程逐很豪氣地道。

    “不露臉沒事的吧?”葉子說。

    “不用啊。”程逐回。

    “拍一張就夠了吧?”

    “評論區里可以只發一張,但如果愿意多拍幾張的話,可以私底下發我,我會給返利。”程逐道。

    “咦,老板,年紀輕輕還挺色,花錢買圖啊?圖片就有這么好看?”葉子沒好氣道。

    程逐一聽,就知道她想歪了。

    這女人根本就不知道,這其實也是一種賣家套路。

    有些客人買了產品后,是不愿意發買家秀的,就算不露臉,也不愿意。

    男的肯定是不想把自己女友或者老婆給發網上的啊,當然,部分熱衷于此的男人除外哈。

    至于女的,那就更別說了。

    現在是14年,風氣還不像幾年后。

    幾年后的一些網絡平臺,擦邊擦得那叫一個厲害喔。

    你想戒色就得斷網,否則全他媽是阻力!

    程逐很清楚,你以為這種產品的評論區,買家秀就是真的買家秀?

    并不是的!

    商家手里握著一堆圖,找點客人幫幫忙,把圖片發給客戶,讓他們給好評的時候把圖給帶上就行了。

    圖片都是由我們提供的,再給點店鋪里的優惠券,就會有一批人愿意發。

    葉子是做夜場的,以前在魔都做過一年的酒吧營銷,后來去了一家清吧做調酒學徒,然后才來杭城當起了調酒師。

    她的朋友圈子里,不缺放得開的妹子。

    因為做這行的人,她們是會很勤快的加女孩子好友的。你能約出來妹子,能組出局來,還愁業績不成?多得是男人來消費!

    一念至此,程逐突然意識到自己漏了一點。

    “有些圖根本不需要女孩子來拍,我和王安全這兩個大男人就能拍啊!”他心想。

    這些圖里不需要有人,只需要拍下事后的“戰場”就行了。

    人都是會自己腦補的嘛!

    更何況,有的男顧客你叫他拍人,他可能一萬個不情愿,你叫他拍戰場,以顯示他的“男子氣概”,指不定特別來勁!

    哦吼,我很厲害這件事,被客服妹妹給發現了?哈哈,哈哈哈!

    有些人,偽造自己的戰況都是有可能的!

    比如拿著瓶礦泉水,在床單上一個勁地灑。

    ——呵,男人!

    想到這里,程逐立刻給王安全發微信。

    王安全看完后只覺得大受震撼。

    “高,逐哥你實在是高!”他佩服的五體投地。

    王安全縱觀班里的同學們,覺得同齡人們一個個要么為愛癡狂,要么網吧上網。

    這年紀,在網吧包個夜就覺得自己特牛逼了,游戲里拿個三殺四殺都能吹一整天!拿個五殺能吹一年!

    要是能有妹子陪著上網,可能都覺得自己他媽的是人生贏家了。

    再看看班長李睿,每天還在堅持不懈地散發溫暖呢。

    而逐哥呢?我逐哥馬上都要擁有屬于自己的QQ圖庫了!

    有的同學還在為自己的QQ號開紅鉆玩QQ秀,逐哥已經玩真人QQ秀了!

    野,太野了!

    “我們的十八歲和逐哥的十八歲,好像不一樣?”王安全心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