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鴻小說網 > 逼我重生是吧 > 第四十一章 為你開店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房間內,林鹿穿著拖鞋的玉足腳尖不斷的抬起,然后又放下,敲擊著木質地板。

    她看著自己桌子上攤開的記錄冊,看著程逐這個名字,一時之間覺得心里有一種很奇怪的感受。

    “有點想把他劃掉。”

    但她后來轉念一想,還是直接寫名字好了。

    “大家都是朋友嘛,朋友就該大大方方的。不直接寫名字,反倒顯得我心里有鬼,哼哼!”林鹿心想。

    說起來,還是她自己主動邀請程逐打游戲的。

    但沒想到兩個人的技術半斤八兩,菜得各有特色。

    可偏偏她也不惱,覺得這樣菜雞雙排互相吐槽,還挺有意思的。

    這不,她今天就學了個新詞匯。

    她剛剛有一把游戲里,搞了個無效【閃現】,完全沒有躲掉任何技能和追殺。

    結果這次死亡剛好被程逐發現了,他立刻呵呵了一聲,說她這叫閃現遷墳。

    林鹿直接氣到抓狂,現在回憶起來,倒是覺得好玩。

    聲優少女笑著合上了自己的記錄冊,把它放進了抽屜里。

    自奶奶離世后,她就一直在延續這個習慣。起因是她看到了一句話,叫:暫停時間本是神技,但攝影與記錄讓我們窺探了神的技能。

    看到這句話時,她突然挺遺憾的。

    她沒怎么和奶奶拍過照呢。

    然后,她就開始很積極的記錄生活了。

    等于說,奶奶的去世讓她的一些生活習慣都發生了改變,影響了此生的點點滴滴。

    ——親人的離去不是一時的暴雨,而是一生的潮濕。

    而像沈卿寧,她就不是一個愛拍照愛錄像的人,一開始林鹿老叫她合影之類的,她還會有點不自在。

    逐漸了解了她的想法后,這位清冷少女倒是越發配合了。

    而語音通話結束后,沈卿寧在做什么呢?

    這位清冷少女愣愣出神了大約半分鐘。

    然后,她拿起手機,在自己的同輩家族群里,發了條微信。

    就是那個有沈明朗、江晚舟、還有一個大表哥的微信群。

    沈卿寧:“你們有沒有覺得程逐和林鹿有點問題?”

    這個群里,只有大表哥不在杭城,在京城工作,以至于沈明朗的生日都沒有參加,但他水群永遠是最積極的一個。

    大表哥:“林鹿?就你那個當聲優的甜妹閨蜜林鹿?”

    沈明朗:“什么問題?”

    江晚舟:“我也覺得有問題。”

    大表哥:“對了,程逐到底是誰啊,上次就沒人跟我說。”

    沈明朗:“你們這么一說,我倒是反應過來了,他倆最近在群里的冒泡頻率降低了很多。”

    江晚舟:“笨兮兮的,這只是最淺層的一方面好吧?”

    大表哥:“什么?你們背著我還有一個群!?”

    沈卿寧:“我覺得林鹿還挺喜歡跟他一起玩的。”

    沈明朗:“這有什么稀奇的,我也喜歡和表弟一起玩啊!”

    大表哥:“再沒人理我我退群了啊!”

    江晚舟:“不不不,沈明朗你個白癡還是沒懂!”

    沈明朗:“我能不懂?我不懂林鹿還是不懂程逐?”

    大表哥:“不是!他媽的程逐到底是誰啊!!!!”

    四個人的家族群里,沈卿寧再三猶豫后,也沒有繼續深聊,她總不好很武斷地說,感覺鹿鹿對程逐有點兒意思吧?

    江晚舟則回憶著程逐那驚世駭俗的“你表姐我也泡”的發言,選擇了沉默。

    唯有沈明朗,用一種過來人的語氣道:“哎呀,小鹿那么漂亮,聲音又好聽,小年輕對她有點小心動也很正常的啦!”

    “但是,我這么優秀,和小鹿都沒有緣分,程逐就更別提了。”

    “他要是能泡到林鹿,老子給他洗一年的內褲!”

    “他很快就會擺正自己的位置。”

    “安安心心做朋友不也蠻好,大家一起玩不是很開心嗎?”

    很明顯,他說出這句“大家一起玩”的時候,完全沒有顧及遠在京城的大表哥的感受。

    此刻,大表哥在群里發出了和上次一樣的無能狂怒:“不是,又沒人理我,在這個群里我算什么啊?”

    ……

    ……

    入夜,程逐在飯后帶著小柚子離開了飯店,去外頭散步。

    說是去散步,其實是去看看那家小超市開始轉讓了沒有。

    他就這樣大手牽著小手,慢悠悠地走著。

    程柚個子小,小短腿跟不上他的大長腿。

    八月的夏季天氣悶熱,兩只手就這樣牽著,其實很容易出手汗。

    小柚子每次覺得自己的掌心有點黏黏的,就會把手放在自己的小裙子上擦一擦,把手汗擦干后,就又立刻把自己的小手塞進程逐的大手里。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路過一家奶茶店的時候,程柚頻頻回眸,但也始終沒有開口。

    她是那種不大會提要求,也不吵不鬧的小孩,不像一些孩子,要這要那的,被家長拒絕后,還會當街撒潑,甚至滿地打滾。

    程逐停下腳步,低頭問道:“想喝嗎?”

    小柚子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小心翼翼地問道:“哥哥有錢嗎?”

    程逐直接被她給逗笑了,哈哈一笑后,才開口:“哥哥最近賺了點錢喔。”

    人就是很奇怪,和可愛的小孩對話,忍不住就會加一些語氣詞。

    程逐是那種典型的:

    “挑戰不說臟話第一天!”

    “開他媽的始!”

    可在小柚子面前,他說話語氣都會輕柔些。

    小柚子抬頭看向他,眨巴著自己的大眼睛,兩根辮子隨著抬頭向后倒去,開口道:“那就偶爾喝一杯吧!”

    因為老媽許韻老管著她吃零食和喝奶茶,老是跟她說只能偶爾吃一下,偶爾喝一下。

    所以她小小年紀,已經學會靈活界定“偶爾”這個詞了。

    反正不管頻率高不高,食用的時候總會自言自語:“我就偶爾喝一下。”

    程逐帶著她過去點單,還把她抱了起來,讓她自己挑。

    小丫頭看了好久,最后猶猶豫豫地問道:“姐姐,哪種奶茶最便宜啊?”

    “還有還有,要甜甜的,我喝不來酸的。”

    程逐在一旁只覺得好笑,開口道:“不至于不至于。”

    他幫妹妹點了一杯她平日里愛喝的口味,并特地加了椰果。她不喜歡珍珠,但對椰果情有獨鐘。

    程逐付完錢后,在等奶茶的間隙里,給小柚子拍了張照片,然后發到了群里,并專門@江晚舟。

    “伱不是想認干妹妹嗎,小柚子想喝奶茶了,你不表示表示?”

    幾秒后,江晚舟就在群里給程逐發了個紅包。

    紅包還挺大,夠買兩杯奶茶了,等于是順帶請了程逐一杯。

    ——《他真的,我哭死》。

    林鹿則跳出來道:“哇,妹妹好可愛啊!”

    程逐直接回復:“什么妹妹?沒大沒小的,叫師姑!”

    沈明朗在這種話題里,有很大的積極性,也跳出來道:“寧寧小時候也很可愛的,可惜長大后就一點不可愛了。”

    沈卿寧其實看微信了,但是懶得理他。

    奶茶做好后,小柚子還奶聲奶氣地對店員道:“謝謝姐姐。”

    程逐則板著臉道:“我付的錢,你也該謝謝我。”

    “謝謝哥哥。”程柚說著。

    至于江晚舟嘛,程逐提都沒提。

    有了奶茶可以喝,小柚子的走路速度都變快了。

    二人沒多久就來到了那家小超市。

    程逐前天來過一趟,還沒貼轉讓的告示,今天倒是貼上了。

    “回去吧。”他進去買了瓶水后,對妹妹道。

    快走回飯店時,兄妹二人很默契地沒有立刻進店,而是在附近找了個角落坐下,等程柚雙手捧著奶茶,小口喝完了以后,才進了店里。

    這會兒正好有一桌客人吃完了,程逐便去幫老媽一起收拾桌子。

    一邊收拾,他一邊漫不經心地分享剛才的所見所聞。

    他就像是平日里家里閑聊似的,說自己上次去一家超市買東西,碰到一個女孩和一個老頭來鬧事,因為女孩為超市老板打了胎……

    程逐就跟說相聲似的,還自己給自己捧哏。

    許韻沒好氣地看了他一眼,道:“就你嘴貧,也不知道像誰!”

    她什么都沒說,但心里卻默默地記下了超市轉讓的這件事情,準備晚上回家了和老程說道說道。

    此刻,程逐一扭頭,就見到小柚子在邊上很認真的聽。

    他知道妹妹也聽不懂,只是在她眼里,能買到零食的超市就是世界上最厲害的地方之一,可以和奶茶店畫等號,所以聽不懂也硬聽。

    程逐心念一動,問道:“小柚子長大了想開什么店?”

    小丫頭無比猶豫,最后在超市和奶茶店里做出選擇,道:“奶茶店!”

    程逐輕輕拍了拍她的頭,當著老媽的面,牛逼哄哄地道:“可以,等哥哥賺錢了給你開!”

    許韻也沒太當回事,只是笑著看了兒子一眼,開口道:“瞧你那德行。”

    反倒是小柚子一臉期待地道:“那可以拉鉤鉤嗎?”

    “可以。”程逐笑著伸手。

    老程這會兒正好沒菜炒,從廚房里出來喝碗冰鎮綠豆湯。

    許韻立刻道:“老程,你兒子在吹牛呢,說以后要給你女兒開一家奶茶店。”

    程逐聞言,馬上眉頭一揚,逼氣外露地道:“媽你瞎說,我可沒說是給她開一家。”

    ……

    (ps:新書榜暫時第一了,求票求穩住!我喜歡在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