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鴻小說網 > 逼我重生是吧 > 第四十二章 是我錯了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時間向后推移了幾日。

    這幾天,程逐過得異常忙碌。

    因為店鋪【堅持訪問】的訪客量在與日俱增,使得他和王安全每天都要回復大量的顧客。

    灌云縣那邊,給程逐供貨的工廠老板名叫陳濱。

    他現在和程逐已經很是熟悉了。

    陳濱怎么都沒想到,這個看著有點兒痞氣的年輕人,竟然真能賣貨賣得這么好!

    “他弄得可是新店啊,這才過去多少天啊,每天就有這么多單子?”陳濱心想。

    他又不是沒和做電商的合作過,知道這有多夸張。

    就在昨天,他們工廠最大的客戶,還來了一趟廠里,陳濱自然要請這種大客戶去酒店里吃晚飯。

    吃飯途中,大家推杯換盞,酒過三巡后,陳濱心念一動,很好奇地問了一下這位開連鎖QQ用品實體店的客人,這家叫【堅持訪問】的店鋪,算是什么級別的新店?

    這位開QQ用品實體店的大客,在去年也試著自己搞過電商,搞的一塌糊涂,虧了一筆錢。

    他看了一下【堅持訪問】的數據,直接陷入了沉默。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道:“老陳啊,你認識這家店的運營不?”

    “怎么了?”陳濱問:“這家店的老板沒雇運營,是個年輕小伙子,自己搞的。”

    男人嘆了口氣,拿起酒杯與陳濱碰杯,道:“那就沒辦法了,不然真想把這種水平的運營給挖過來,待遇好談。”

    短短一句話,陳濱心里大概就有數了。

    他不由得想起,上次分別前,這個年輕人與自己一同站在工廠門口抽煙。

    對方牛逼哄哄地環視了一眼自己的工廠,道:“老板,如果合作愉快的話,明年你等著哈,你這廠里啊,得再多雇點人,多加幾條線。”

    陳濱那時候也沒當回事兒,只當大家是在抽煙的時候一起吹吹牛逼。

    這下子好了,如果這家叫【堅持訪問】的店鋪,真的能保持這個勢頭的話,指不定哪天就沖到同品類前十名去了。

    “媽的,還得是年輕人啊,腦子機靈。”陳濱屢屢在心中感慨。

    ……

    ……

    杭城的下午天氣炎熱。

    程逐正在看后臺的一條差評。

    差評內容是:聚攏效果差。

    程逐看了一下對方購買的尺碼,果然是最小碼。

    對于這種差評,他其實是有點無奈的。

    “媽的,我們賣得是QQ產品,又不是魔法產品。”

    “你自己平得前胸貼后背的,能怎么聚啊?還非得買這款,這不是放大缺點嘛!”

    但作為電商商家,差評肯定是要盡可能地去處理的。

    程逐立刻把這個活兒丟給了王安全。

    這小子近期成長的很快,應該搞得定。

    果然,王安全立刻就去聯系這個客人了。

    在試探出是位女顧客后,他立刻道:“親,你男朋友難道不覺得小小的也很可愛嗎?”

    接下來就是管她ABCDE,反正就硬夸。

    程逐早就看出來了,王安全以前就很有做舔狗的資質。

    顧客就是上帝,這位上帝就交給你舔了。

    下午四點鐘的時候,程逐的手機響了,來電人是老媽,但接起電話后,卻又是小柚子的聲音。

    “哥哥,媽媽說叫伱等會一起去外公家吃飯飯。”

    “好嘞。”程逐道。

    掛斷電話后,他猜測爸媽應該去和那個超市老板聊過轉讓的事情了。

    直覺告訴他,今天去外公家吃飯,可能老媽是想去找外公……借點錢?

    運來飯店的生意確實穩定,但有一兒一女要養活,家里的積蓄其實也不算多。

    估摸著他們算了一下,錢還差點兒。

    先前說過,程逐的爺爺奶奶走得早,在老程都還沒結婚的時候,二老就離世了。所以程逐和小柚子是沒有見過爺爺奶奶的。

    無父無母的老程,年輕時候就是個窮小子,所以啊,他其實算是半個上門女婿,以前一家人都是住在程逐外公家的。

    程逐的外公早年間就是做廚子的,他把一身廚藝都傳授給了老程,后來也就有了運來飯店。

    對于老程來說,這位老人既是老丈人,也是師父。

    他對這位老人,可謂是又敬又怕。

    話說,程逐在叛逆期的時候,如果挨了老程的打,有時候還會去給外公打電話告狀。

&n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     這位老人家是有點積蓄在身的,程逐考上大學后,這位最寵外孫和外孫女的老人,樂呵呵地就包了五千紅包。

    外公的心思很簡單,自己年紀大了,指不定哪天就走了,錢這東西啊,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還不如對外孫和外孫女大方些。

    也就是說,程逐之所以能有這么多的本金去征戰世界杯,還多虧了外公。

    因此,他世界杯贏了錢后,有一個下午就自己買了點水果去看望過外公外婆。

    他沒買太貴重的東西,因為現階段對于老人家來說,他們看著你花錢,會比誰都更心疼。

    但等以后真的掙大錢了,那就會好一些了。

    程逐現在基本保持著一周內去探望一次外公外婆的頻率。

    說句殘忍卻又現實的話,很多人與老人能見面的剩余次數,其實已經大概數的出來了。

    程逐上周末倒是沒去外公家,因為這幾天店鋪走入正軌,實在是太忙了,江晚舟喊他出門看電影,他也都拒絕了。

    話說,現在暑期檔正熱映的電影,名為——《小時代》。

    在程逐看來,如果真是去外公家借錢的,對于目前的情況來說,也挺好的。

    首先,他對爸媽開社區生鮮超市,是有信心的,這錢肯定能還上。

    其次,二叔這賭狗不是要來騙錢嘛,不巧,咱家背債了都。

    晚上五點的時候,許韻就帶著兒子女兒來到了自己爸媽的家中。

    老程沒來,因為飯店里得有人在。

    門外,小柚子負責敲門。

    門內立刻響起了外公許承林明知故問的聲音:“是誰在敲門啊?”

    “外公外公,是我呀!”程柚奶聲奶氣地道。

    門打開后,撲面而來的就是一股濃郁的雞湯味兒,非常香。

    程逐立刻道:“嘶——,好香啊。”

    “燉了只土雞。”外公許承林笑著道。

    程逐其實一直搞不清楚,土雞和土雞蛋是不是真的營養價值更高。

    他只知道土雞和土雞蛋好像確實味道更好。

    程逐一進屋,就感覺到客廳里還算涼快,但又沒有很涼快。

    明顯是空調剛開沒多久。

    老人家一般大熱天的只開房間里的空調,客廳的哪里舍得開喲。

    說起來,這都還算好的了,有的老人甚至只用電扇。

    二老應該是算了下時間,覺著外孫和外孫女應該快到了,才提前開了客廳的空調。

    吃飯的時候,明明老程和外公的廚藝是一脈相承的,味道有很多相似之處,但程逐還是吃得賊香。

    程逐是真的直接成豬,哼哧哼哧地干飯,一直到吃得很撐了,才停下了筷子。

    因為他深知老人們的快樂其實很簡單,你一個勁的猛吃,他們就會很開心。

    如果吃得少,他們就會敏感的多想,是不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好。

    人一旦老了呀,往往會變成一個敏感的小孩。

    飯后,外婆去廚房切水果,外公則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起身打開了冰箱,從里頭取出兩瓶鮮牛奶。

    他笑呵呵地走到沙發旁,在程逐和小柚子面前,穩穩地一人放下一瓶。

    程逐對此倒是有點習慣了,他最近不是除了上周,基本上每周都會來一次嘛,每次來都有鮮牛奶喝,很明顯是外公特地準備的。

    小柚子忙著看電視,哪顧得上喝喲。

    程逐則立刻打開瓶蓋,就準備往嘴里灌。

    灌了一口,他就意識到味道不對了。

    鮮牛奶的保質期太短了,怕是過期了。估摸著是準備著上周給程逐喝的,但外孫太忙了沒來。

    雖然程逐演得不錯,但許承林老爺子還是發現了點端倪,拿起瓶子一看,有點懊惱地道:“哎喲我這腦子,這都買來十來天了。”

    他倒不是心疼錢,就是懊惱讓寶貝外孫喝了變質牛奶。

    老人連忙起身給程逐去倒水,嘴里還不停嘀咕著:“哎喲,老糊涂咯,真是老糊涂咯。”

    “你看你也快半個月沒來了,你這一來吧,外公還拿過期的牛奶招待你。”

    他又開始反復嘀咕那幾個字:“老糊涂咯,老糊涂咯……”

    聽著這些話語,程逐沒來由地特別難受。

    他想著自己是時候再雇點人了,很多事情也沒必要親力親為,要把時間給空出來,繼續盡可能的保持每周來一趟的頻率。

    因為程逐深知,食品過期不是長輩的錯……

    ——是你回來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