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鴻小說網 > 逼我重生是吧 > 第五十章 為你寫詩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老程離開包廂后,許韻立刻迎了上來。

    “我就說吧,是不是很漂亮?”許韻道。

    “那和你年輕時比還是差一些的。”老程不放過任何一個討好老婆的機會。

    “去你的,話太假就沒意思了。”許韻沒好氣道。

    二人猜測,程逐認識這些朋友,可能和江晚舟有關系。

    程逐性子有點野,人也有點渾不吝,這一點父母也是知曉的。

    但也因為他這樣的性格,二人反倒對他放心些。

    在中年人眼中,如果經濟實力差得太多的話,朋友之間也往往很難再玩到一起去了。

    對于很多家長而言,自己就是普通家庭,孩子突然認識了一群富二代,出門吃飯都開來了三輛豪車,其實第一反應是會有點擔憂的。

    同時,父母可能也會產生不自信的情緒。

    他們會拿自己和這些人的父母進行對比,有的甚至還會對孩子產生虧欠感。

    不過說起來,程逐從小到大都頂著一張校霸臉,人長得帶點痞,但確實也沒做過什么讓爸媽感到很頭疼的事情。

    老程和許韻對他還是比較放心的。

    所以,一個就回廚房炒菜去了,一個則繼續在收銀臺算賬。

    但是,之前他倆還懷疑程逐在談戀愛,現在倒是莫名其妙地沒有往這方向去想了。

    包廂內,小柚子本來是在做自己的暑假作業的。

    現在這么熱鬧,自然是做不進去了。

    反倒是林鹿和沈卿寧一左一右地把她夾在中間,很好奇幼兒園的小朋友能有什么暑假作業。

    “我們讀幼兒園那會兒有作業嗎?”林鹿問。

    “記不大清了。”沈卿寧回答。

    程逐看著她們,道:“她這個暑假作業,做不做都行的,無所謂的,幼兒園沒有什么強制要求。”

    “就是她自己還挺愛學習的。”程逐哭笑不得。

    實際上,確實有些孩子在年紀比較小的時候,老愛學習了,然后再年長幾歲后,這份熱情就突然消失了。

    小柚子聽到哥哥夸自己愛學習,她還默默地挺直了腰桿,揚起了小臉,仿佛受到了表彰。

    江晚舟在一旁一邊吃著拍黃瓜,一邊問道:“小柚子,告訴小江哥哥,你今天要完成的作業是什么,我來輔導你,肯定比你哥厲害。”

    “不可能!”程柚立刻反駁。

    江晚舟倒也不惱,笑著道:“怎么不可能,我教小孩很厲害的。”

    程逐聞言,倒也沒有插嘴。

    因為他知道江晚舟在這方面確實厲害,小江總是一個比較有愛心的人,是福利院常客,和很多福利院的孩子都能打成一片。

    在前世,程逐覺得這家伙做的最牛逼的一件事,就是捐了一所希望小學,用的是自己掙來的錢。

    那一刻,程逐覺得這貨真有那么點霸道總裁的樣子了。

    林鹿也好奇地問道:“小柚子,你告訴姐姐,伱今天的學習任務是什么呀?”

    程柚開口道:“老師說,要我們在暑假里背三首詩,什么詩都可以。”

    包廂里,立刻就熱鬧了起來。

    詩這玩意兒,誰還不會幾首?

    更何況現在是教幼兒園小朋友,肯定要挑那種簡單的來,只要不是文盲,誰肚子里都有貨。

    一時之間,包廂里嘰嘰喳喳的,程逐聽著都頭疼。

    沒辦法,聚齊了江晚舟,沈明朗,林鹿這三大活寶,想不鬧騰都難。

    江晚舟在那背《鵝鵝鵝》。

    林鹿為了爭奪小柚子的注意力,發動了自己的天賦技能,居然在一旁……學鵝叫?

    沈明朗則在邊上大聲反駁,他覺得應該先背《靜夜思》,不要學《鵝鵝鵝》。

    他的理由則很奇葩,因為他看到運來飯店的菜單上有鹽水鵝。

    “店里一年不知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一年不知道吃多少只呢,還在這曲項向天歌呢,熟都熟了,你歌個給我看看。”

    這什么腦回路啊!

    沈卿寧在一旁聽著三個活寶的鬧騰,只覺得他們真的好吵啊。

    程柚一會兒看看這個,一會兒看看那個,有點吸收不了這三個奇葩一同傳達來的信息。

    當然,她的主要注意力其實還是被林鹿的學鵝叫給吸引了。

    小朋友不會覺得她是個小呆逼,反倒覺得這姐姐很厲害。

    林鹿見她眼睛里有光,馬上就開始用《蠟筆小新》的語氣和她說話了,完全忘記了本來是要教她背詩的。

    沈卿寧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出聲道:“不是說要教她背詩的嗎,你們三個在鬧什么啊。”

    在座的諸位里,只有程逐是不怕沈卿寧的,他們三個人其實都有點怵她,立刻安靜了幾分。

    程逐也出聲道:“等會都要上菜了,你們這樣子搞,她飯前都背不下一首。”

    林鹿反駁道:“小朋友背詩哪有那么容易啦,這么短的時間里肯定也背不下一首詩的呀。”

    “我小時候背詩就可慢了。”林鹿說。

    “那要看背的是什么詩。”程逐攤手道。

    江晚舟見狀,沒忍住懟了一句:“那你來?”

    “可以啊,我要是能做到怎么辦?”程逐看向他。

    “那就算你厲害!”江晚舟說。

    就像有一位脫口秀演員豆豆說的那樣,男生真的是很簡單的生物,很喜歡打一些小賭,但有時候連賭注都沒有的。

    可能倆男的走在馬路上,突然就是:

    “你要是能摸到那片樹葉,那就算你厲害。”

    這誰能忍住不盯著那片樹上的葉子起跳?

    一邊起跳還要一邊裝逼地來一句:“你在開什么玩笑?”

    我他媽能摸不到?!

    諸如“算你厲害”、“那你牛逼”、“我就服你”.這些簡直就是男生世界里的最高榮耀。

    程逐聽著江晚舟的話,就一個念頭:“哦吼,那我可就要認真了哈!”

    一時之間,眾人的目光都匯聚到了他的身上。

    程逐對小柚子道:“來,把你的小本子和鉛筆給我。”

    他唰唰唰地就在本子上寫了起來,落筆瀟灑。

    程逐的想法很簡單,小孩子背東西慢,那是因為孩子的世界和我們的世界是不一樣的。

    她們的理解能力與成人的理解能力,也是有不同的。

    什么詩小孩子能快速背下來?

    那自然就是——小孩子自己寫的詩咯!

    他很快就在紙上寫下了一首小孩寫的詩:

    “【烏云和白云結婚,

    我們歡呼著,

    去撿他們撒下的喜糖。

    ——《雨》。】”

    這首詩貌似是三年級的小朋友寫的。

    寫完一首后,他還覺得有點不過癮,看了一眼窗外的路燈,沒忍住就寫下了那首廣為流傳的7歲小孩寫的詩。

    他在動筆前,看了江晚舟一眼,于心中道:“現在就讓你知道什么他媽的叫靈氣逼人,什么他媽的叫一半天真一半神!”

    元氣滿滿的聲優少女跟貓一樣,一臉好奇地走到程逐身后,看他在寫什么。

    只見程逐拿著鉛筆,快速寫下:

    “【《燈》:

    燈,把黑夜

    燙了一個洞。】”

    “搞定!”程逐放下鉛筆,還扭頭嬉皮笑臉地對林鹿道:“這種詩你小時候不會也背不下來吧?”

    林鹿在他身后看著,忍不住捶了他一下,氣急敗壞地道:“啊!程逐,你賴皮!”

    其他人看著這二人的動靜,瞬間被吸引了注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