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鴻小說網 > 藏起孕肚離開后清冷皇叔他慌了慕容黎蕭靖權 > 第454章 自虐!身體難受半天,但能頭腦清醒很久!
  顧尛看著平靜的面容,心一點點往下沉。

  明白到,想要挽回她的心,比登天還難!

  他開始焦慮……

  ***

  顧尛坐在衙門的書房里。

  閉著眼,仰頭靠著交易的搭腦上,手里摩挲著腰間墜著的香囊。

  枝條紋理密密麻麻的纏繞在一起,是女郎贈給未婚夫、亦或是丈夫的物件上才會繡的紋樣,表達男女情意纏綿。

  那時,他們一定很相愛。

  可現在……

  這段時間按,趙梓瑩很配合他,一起吃飯、一起散步、一起休息。

  可除了他的要求之外,她并不多理會他再多一點。

  顧尛知道的,她還是恨他。

  恨他包庇了林安氏、傷了她的自尊。

  恨他在她全心全意待他的時候,無視她、冷落她。

  恨他拿捏著她三哥的把柄,威脅她。

  其實就算她不答應,他也不會拿她三哥如何,她會妥協,無非是不信任他,覺得他自私、為了林安氏什么都做得出來。

  他苦笑。

  這一切,他該得的!

  可惜沒有后悔藥,也沒有“早知道”……

  “顧僉事,大家都走了,您還不走嗎?”

  有同僚路過門前,跟他打招呼。

  今兒小年。

  衙門里事務暫做了結,大大小小的印信全部封印。

  官員開始休假,直至來年正月十五。

  他不走,負責鎖門的人就不能回去。

  跟同僚頷首笑了笑,顧尛起身收拾東西:“恩,馬上就走。”

  回到宅子里。

  明明里里外外人也不少,卻顯得冷冷清清。

  也沒有什么飯菜香味。

  沒有半點“家”的溫馨。

  趙梓瑩坐在花廳喝茶。

  一旁還坐著賀云錚。

  乍一眼看過去,畫面那么協和,就仿佛,他們才是夫妻……

  顧尛知道她不可能喜歡賀云錚,否則兩人一起長大,早就在一起了!

  可他還是吃醋!

  賀云錚見他回來,微笑著同他打了招呼。

  顧尛也想保持風度,但沒能做到。

  賀云錚也不在意,回頭同趙梓瑩又說了兩句:“……我先回去,有什么事,著人來喊我一聲。”

  趙梓瑩點頭,表情清淡而溫柔:“回去吧!今兒小年,伯父伯母該等著你一起吃飯了。”

  賀云錚點頭離開。

  面容蒙了夕陽的光影,明明面孔溫潤至極,卻平白顯露出鄙夷來。

  顧尛并不覺得他有這個資格!

  不管他和趙梓瑩之間怎么鬧,也只是他們夫妻之間的事,輪不到旁人指手畫腳!

  進到花廳,他忍不住問道:“他找你什么事?”

  自那日之后,趙梓瑩的神色變得淡然極了,不咸不淡的笑笑:“你可以找個人貼身監視我。”

  顧尛呼吸一窒,怕她生氣,放輕了聲音:“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看到你對他那么溫柔,我吃醋。”

  趙梓瑩緩緩轉頭,看著他,須臾后,像是聽著了什么笑話一樣,嗤笑了一聲。

  什么都沒說,卻又說盡了嘲諷和苦澀!

  顧尛臉色倏然間刷白。

  一些曾被他忽視的東西,在這一刻被無限放大。

  只是看著她和賀云錚喝茶說話,他就已經無法接受,而他,卻當著她的面抱過林安氏、護過林安氏、偏信過林安氏……

  她當時,該是什么樣的心情?

  思及此,心口一陣陣的攥痛。

  “對不起,因為我之前的混賬行為,讓你那么難過。”

  “我不問了,你有做任何事的自由。”

  “我相信你。”

  趙梓瑩轉回臉,對他的話,無動于衷。

  她從未愛過旁人,也從未為了旁人傷害過他,他有什么臉說“信”亦或是“不信”?

  顧尛讓人把從酒樓帶回來的吃食都擺上桌:“今兒小年,我帶了些你愛吃的菜和點心回來,還有一壺酸棗花茶,都是熱騰騰的。”

  趙梓瑩沒有拒絕。

  不是她多愛吃,不過是按照他的要求,做該做的事罷了!

  顧尛給她布菜:“明兒開始我就不去衙門了,我們收拾一下,搬回府里去吧!”

  趙梓瑩夾起米飯的手頓了頓:“隨便。”

  顧尛不想讓她覺得事事都被勉強,又道:“你要是習慣了住別院,我們就不搬。”

  趙梓瑩慢慢咀嚼著、咽下,無所謂道:“你決定吧!不必來問我的意見。”

  窗外飄起了雪花。

  顧尛想起了剛入冬時,他們在郊下的莊子里,一起烤了地蘋果。

  他抱著她坐在自己腿上,撥開燙手的食物,沾上調料,一起品嘗。

  他們那么親昵、那么好,可笑他竟以為自己只是對她只是有點兒興趣……

  直到她收回所有耐心和愛意,他才驚覺,原來自己其實早就對她動心,或許是在她第一次對自己翻臉發脾氣的時候!也或許,早在他見過她、答應成親的時候!

  “家里還有地蘋果嗎?放兩個在炭盆里,烤了吃吧!”

  趙梓瑩知道,他想用曾經她和三郎的甜蜜,勾起對他的無底線包容!

  但他明明不承認自己是三郎,又憑什么享受三郎的待遇?

  他越是這樣,越是讓她在感情上對他、對三郎,產生了割裂……

  這點招數,并不能引起趙梓瑩的心軟。

  只淡淡吩咐了蘭心去照辦。

  地蘋果烤熟了,散發著干糯的香味。

  顧尛剝了皮,沾上甜甜的蜂蜜喂她。

  趙梓瑩沒有拒絕,因為她知道,他又會以三哥做威脅。

  “好吃嗎?”

  “恩。”

  “要不要再吃點沾鹽的?”

  地蘋果粉面扎實,堆積在胃里,很不舒服。

  趙梓瑩面無表情,繼續吃下他遞來的地蘋果。

  半夜,她伏在床沿吐的厲害。

  急匆匆叫了容宗明來。

  容宗明一把脈,很無語:“多大的人了,還能把自己吃撐到吐!”

  顧尛詫異。

  容宗明留下消食藥,摸著小胡子搖頭閃人。

  蘭心喂了主子吃了消食,也退了出去。

  房間里只剩下各懷心思的夫妻二人。

  顧尛挺心疼的:“對不起,我竟然沒注意到你已經吃不下了。”

  趙梓瑩只是淡淡笑了下。

  是自虐。

  但是這樣的自虐能讓自己保持清醒。

  你看,夫妻兩年多,他連你胃口多大都不知道!你還能指望他會愛你這個人嗎?

  難受半日,卻能清醒很久。

  挺合算的!

  “沒關系,你是債主,陪和你是我應該做的。”

  顧尛臉色微白:“債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