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鴻小說網 > 穿到八零當軍嫂,被純情糙漢嬌寵上天 > 第276章 人不大,心挺臟
  許是氣不過,又或許是被曹月牙的那些個話術給刺激到了,楊福順揚言,就娶她了!

  曹月牙看到他那一副英勇就義的模樣,氣冒煙了,上去就是一頓抓,楊福順被她撓得厲害,稍稍一用力,人就坐在了地上。

  隨后,她就開始哀嚎了起來。

  “哭喪呢,還讓不讓睡覺了!”隔壁的鄰居有些受不了,起來站在院子里大罵道!

  曹月牙當即就閉上了嘴巴,不敢繼續哭下去了!

  “玉龍哥哥,你可要為我做主啊!這個人,五大三粗的,長得跟豬八戒似的,嫁給他,我不是自尋死路嘛!”曹月牙知道,現在站在這里的人,只能求助沈玉龍。

  旁人不會管自己,若是他都不打算幫自己了,那自己活著還有什么意思!

  “我會給你家人打電報,畢竟這是你的婚事,我做不了主!”也不想做主。

  曹家那群人,但愿楊福順能夠招架得住。

  這種鑼爛事兒,他可是一點都不想摻和。

  曹月牙聽到他的話,有些傻眼了。

  “不行,不能找我家人!”自家人什么德行,自己心里最是清楚了。

  絕對不能讓他們過來,到時候他們來了,跟楊家的人一商量,這婚事,就成了。

  想到這兒,整個人都慌了起來,看向沈玉龍的目光中,多了一絲耐人尋味。

  “大哥,你先把曹月牙給你的圖紙拿出來。”楊彩霞冷不丁地提了一嘴。

  “什么圖紙?”楊福順一時間沒反應過來,下意識地反問道。

  曹月牙有些慌了,這個楊福順,如今腦子拎不清,八成不會維護自己。

  “就是曹月牙給你的那張!”楊彩霞說完就看向曹月牙,她連個跟楊福順串供的機會都沒有呢!

  “那破紙,我肚子疼,上茅廁的時候用掉了,那紙誰買的,糟蹋錢嘛!用上來茅廁,拉挺!”楊福順的話,直接給其他人整無語了。

  人家用來做生意,設計的圖紙,他得到了不珍惜也就算了,還用來如廁了?!

  聽到這里,曹月牙不由的翻了個大白眼,果然,這個大傻子,毫無意外地,承認了。

  只是他話里的意思,什么鬼?

  他竟然……真的是朽木不可雕也,頑石不可出玉也!

  祁杰就這么靜靜地看著這場鬧劇,最后他來了個總結,那就是,既然是楊福順的人了,又談婚論嫁了,那人就不能住在這里了。

  畢竟這里還有兩個沒結婚的姑娘呢,依著楊福順的性子,肯定會沒完沒了的跑過來的。

  所以,為了永絕后患,直接把曹月牙請走。

  “祁杰,我知道你看不上我,試問我從未得罪你,你竟然逼著我去死!”曹月牙聽到他的話,只覺得要被氣死了。

  這個丑男人,在他的眼中,好像只有范詩然一個女人似的。

  對她如珠如寶,旁人,如同枯草。

  “你不要以為范詩然是個什么好女人,一邊吊著你,一邊給沈玉龍暗送秋波,這若是擱在古代,她如此放蕩,那可是要沉塘的!”曹月牙發現,他看都不看自己一眼。

  包括剛剛自己說的逼死自己的話,人家直接無視了,裝沒聽到。

  所以,一氣之下,就把藏在心中許久的話,說了出來。

  果然,她的話一出口,祁杰的臉色很是難看。

  沈玉龍的神色也有些不好,范詩然更是氣紅了臉。

  “玉龍哥哥自然是沒理會她了,不然,你還以為有你什么事兒?!”曹月牙以為是自己說的話,讓他們聽了進去。

  覺得范詩然定是自己說的那般不堪,想到這兒,朝著范詩然挑釁地笑了笑。

  小樣兒,跟我斗,你還嫩了點。

  “你腦子進水了吧?”就在她沾沾自喜,覺得自己挑撥離間成功時,楊彩霞無情地戳破了她的幻想。

  “你有病啊,說我干什么!”曹月牙當即就不樂意了。

  怎么現在隨隨便便就能來個人教訓自己呢!

  “你若不是腦子有問題,那就是眼睛有問題。”沈玉龍沒忍住開口了。

  他還真的是沒想到,自己跟范詩然從未獨處過,她腦海中的那些個不切實際的猜想,是怎么來的!

  “我就覺得你總是對我有莫名的敵意,原來是因為你的猜想啊!”范詩然此時也恍然大悟了。

  怪不得,她總是有意無意地找自己麻煩。

  若不是想著他們快走了,沈玉龍和祁杰是好兄弟,她早就不伺候了。

  “你別以為你隱藏得好,沒人知道,就可以嘚瑟,還不是被我看出來了!”曹月牙堅定的語氣,直接給人逗笑了。

  “我喜歡的姑娘,她怎么都是好的,你可以滾了!”祁杰并沒有說別的,直接就開口轟人了。

  “祁杰,若不是我住在這里,她恐怕早就勾搭沈玉龍,在這里鬼混了,可憐了你,還要替他人做嫁衣,傻乎乎地被蒙在鼓里。”一聽到對方轟自己離開這里。

  那她還能去哪里,楊福順虎視眈眈,真跟他走了,日后的日子,清楚可見,好不了。

  “沒關系,只要她好,我就愿意。”祁杰這話,讓曹月牙只覺得一拳打在棉花上似的,酸軟無力。

  沈玉龍直接讓楊福順把人扛走了,但是不能越界,要吃好喝的待著,等到曹家來人了,兩家人再商量其他的。

  楊福順自是沒有不應的,至于其他的,嘴上應著,背地里該怎么做就怎么做好了。

  “祁杰,詩然是個很乖的姑娘,曹月牙說的那些個有的沒的,我保證,統統沒有。”楊彩霞擔心祁杰會誤會,急忙解釋著。

  “我自己的姑娘,她的性子我最是了解,怎么可能還往心里去呢!”對此,祁杰坦然地說道。

  看到他臉上掛著笑意,楊彩霞也是不由的松了口氣。

  “你放心,朋友妻不可欺的道理我還是懂得,更何況,我現在無心這種事情,你也是清楚的。”沈玉龍就差拍著胸脯指天指地地發誓了,不過再一想祁杰的為人。

  他,定是不會相信的。

  范詩然多少有些被曹月牙的無恥給氣到了,這個小姑娘,人不大,心挺臟!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