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鴻小說網 > 撩春情江蕓娘宋文翎 > 第166章 報官

眼看著事情要敗露,江老夫人哎呦一聲,裝暈了過去。

老夫人如此,必定是要有人留下伺候。

賀氏把害她孩兒的人恨得透透的,想都沒想就道,“蕓娘你快些去,別讓人跑了。祖母這里有我和母親。”

江老夫人裝暈,盧氏自然走不了,但她這次不愿意忍了,“把人帶回來,我倒要聽聽她怎么說的。”

江蕓娘聽懂了母親的意思,直接帶人去了李萍兒那。

她去得快,等她到的時候,直接闖了進去,李萍兒看到是江蕓娘,立馬問江蕓娘要干嘛。

“李婆子你認識吧,跟我走一趟吧。”江蕓娘冷著臉道。

李萍兒愣了愣,否認道,“我不認識,這里是我李家,我也不是你們江家的下人,不是你說什么就是什么的。”

“你不愿意跟我走?”江蕓娘看著李萍兒,“確定嗎?”

“江蕓娘,你不要太過分了,我又不是你們江家的奴仆,憑什么聽你使喚?”李萍兒知道事情敗露了,可還有江停舟在,而且盧氏沒有來,她不信江蕓娘敢和盧氏說。

江蕓娘:“不走也行,那就別怪我報官了,今兒這事,我母親已經知曉。就是她讓我帶你回江家。你要是不去江家,我就帶著李婆子去府衙告狀。到時候,父親還能護著你嗎?”

到了府衙,江停舟只會選擇自保。

顯而易見的答案,李萍兒自己心里也有數,她這下才有點慌了,但是去江家總比報官好。

“好,我跟你去江家。但是有些事,你得想清楚后果,畢竟你母親,應該還不知道我的身份吧?”李萍兒最后的威脅。

“之前不知道,待會也會知道了。這是我們母女之間的事,就不用你費心。”江蕓娘說完,示意李萍兒先走,再吩咐道,“你們幾個,把李家的人都看住了,誰也不許離開,也不許他們去翻找東西。要不要搜這個屋子,還得聽我父親的呢。”

帶著人回了江家,得知江停舟回來了,江蕓娘剛進屋就作出義憤填膺的模樣,“父……父親,您怎么可以這樣對母親?這女人已經親口承認,她就是您養的外室,女兒不愿意相信這個事,您快和她當面對峙!”

這話一出,只有賀氏和江望表現出非常震驚的模樣,其他人只是面色頓了頓。

江停舟看著江蕓娘捏緊拳頭,他被家里著急趕回來,才到家,就聽到江蕓娘這么說。看李萍兒一臉驚慌,他不太愿意相信地看著她,“李婆子真是你的人?”

比起澄清外室這件事,江停舟更想知道這一點。

他是不信的,可賀氏說得有理有據,那可是他的長子嫡孫,李萍兒怎么會動這個心思?

江停舟想不明白。

按理來說,李萍兒恨江蕓娘正常,可賀氏的孩子又和李萍兒沒關系?

李萍兒:……事情來得太突然,她一時沒有話語解釋。

而李萍兒愣住,江停舟的眉心皺得更緊了,賀氏更是沖過來,甩了李萍兒一耳光。

“你這個毒婦,我與你無冤無仇,你為何要害我?”賀氏只顧著生氣,忘記自己有孕,還是青佩提醒,才捂著小腹。

臉頰火辣辣地疼,李萍兒眼眶濕紅地望著江停舟,她知道其他人的態度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江停舟愿不愿意護著她。

盧氏也在這個時候開口,“老爺,她真的是你外室嗎?”

江停舟不想承認,“不是的夫人,她只是一個舊識,我看她日子艱難一點,才幫扶一二。”

“好,既然如此,就把她送官吧。”盧氏干脆地道,“若是外室,那就是家丑,不好去報官讓外邊人知道。但不是外室,那就是蕓娘誤會了,我信老爺說的,可這樣的人太歹毒,我不管她是老爺什么樣的舊識,我都要她遭到報應。”

盧氏給了江停舟兩個選擇,就看江停舟會選誰了。

其實盧氏也可以順著女兒的話,直接讓江停舟沒臉,再收拾李萍兒。

可想到這么多年,江停舟為了李萍兒那么上心,她就覺得自己像個笑話,這才想讓江停舟親口放棄李萍兒。

“夫人,可她對我有恩。”江停舟拖延道。

“那又如何?況且她受了你的幫扶,又為何要害我孫兒?是她對你芳心暗許,所以嫉恨于我吧?”盧氏直直地看著江停舟,“老爺要是真喜歡她,我可以報官完,再退位讓賢,到時候老爺還愿意娶她,那我不得不佩服你們了。”

可是江停舟會愿意嗎?

自然不愿意的。

沒了盧氏,他在官場會艱難太多。

而且事情傳出去也不好聽。

想想宋文翎,江停舟就知道怎么選擇。

這時屋里的老夫人行了,她讓江停舟進屋去。

老夫人把方才的話都聽到了,她對李萍兒沒有情,所以看得更清,“停舟,你別糊涂,想想宋文翎,咱們家不能變成宋家那個樣子!”

“可是母親……”

“沒什么可是的,你想整個江家跟著你遺臭萬年嗎?”江老夫人一直提心吊膽,“你讓李萍兒想想,她還有個兒子,就算是為了兒子,也別在這個時候做傻事。要怪就怪她自己太蠢,手段不如江蕓娘。”

江停舟別無選擇,只能同意報官。

李萍兒聽到報官兩個字時,差點暈死過去。

崩潰的不止是她要面對的處罰,還有這么多年,江停舟對她說的那些情話。

竟然放棄得這么容易?

盧氏:“既然母親也同意報官,那就把這賤人送去府衙,還有李婆子那些人。望兒,你跟著一塊去,我要這賤人不得好死!”

“不!”李萍兒想活著,她后邊還有許多好日子等著她呢,她不想死。

可江老夫人的人堵住可李萍兒的嘴,在她耳邊輕聲說了句“李盛”,李萍兒瞬間僵住,被人拖走了。